飲酒作畫:台北的精釀啤酒革命(啤酒最終章)

Ted Profile-02專欄作家: Ted Pigott 
Ted's Beyonder Story
Wendy Su Profile2-02
譯者:蘇雅薇 Wendy Ya-Wei Su

 

「啤酒可以證明神愛世人,並希望我們快樂。」

儘管一般認為這句名言出自班傑明‧富蘭克林,事實上卻沒有證據證明他說過這句話。(雖然他可能針對大自然和葡萄酒說過類似的評論。)

然而我很喜歡這句話背後的意涵。

簡單來說,啤酒讓我快樂。我喝啤酒的時候很快樂,畫啤酒也很快樂。我想我真的很喜歡啤酒。

我為 Beyonder Times 寫的第一篇專欄文章中,提到畫自己喜愛的事物很重要,也就是說,你要畫你真正熱愛的事物。對我來說,那絕對是啤酒。

不過即使對一樣事物極感興趣,我仍覺得應該要進一步激勵自己,訂定「個人熱愛計畫」。以我來說,我的計畫成了「飲酒作畫啤酒年」。(請到#yearofdrinkinganddrawingbeer欣賞這一系列作品。)

 

ted7-2

 

飲酒作畫啤酒年

二〇一四年秋天,我想出一個讓人傻眼的瘋狂計畫:畫下一整年間我喝的每一瓶啤酒。

說實在話,其實畫什麼都行:我喝的每一杯咖啡,搭的每一趟捷運,看到的每一棵木槿。計畫的重點是要形成規律的習慣,並致力完成目標,鼓勵(有人會說「強迫」)自己比平常畫得更多。

身為藝術家,我發現執行「個人熱愛計畫」極有幫助。我也喜歡專注於特定主題,畫一系列相關作品。

我挑的主題是啤酒。由於我喝得多,因此也畫得多,明顯是雙贏的局面:喝啤酒、畫啤酒,邊喝邊畫啤酒、邊畫邊喝啤酒。

我的確很快樂,跟老班傑明・富蘭克林想的一樣。

 

ted7-3

 

我在台北喝啤酒的簡史

我在台北喝啤酒的經驗其實與喝咖啡吃披薩極為相似,各位可以參考 Beyonder Times 三部曲的前兩篇文章。

簡而言之,一九九六年我剛到台北的時候,啤酒的選擇並不多。說穿了只有一種:台灣啤酒。

 

短短岔題談台啤

我必須承認,多年下來,我越來越喜歡這種清淡的拉格啤酒,搭配本地熱炒店又辣又鹹的菜餚尤其好喝。坐在熱炒店路邊的小凳子上,掃光一盤又一盤的台灣小吃,同時喝下一杯又一杯的台啤,我敢說兩者的組合再完美不過了。

我也非常同意不管去哪兒都該盡嘗當地的特色品牌,所以「在台灣,就該喝台灣啤酒」。(同理,「在寮國,就該喝寮國啤酒」、「在柬埔寨,就該喝吳哥啤酒」。)

 

ted7-4

 

近年來,台啤也嘗試推出一些新啤酒,包括小麥啤酒、賞味期限十八天的生啤酒,以及多種水果和蜂蜜口味的啤酒。

 

ted7-5

 

我很喜歡最近台啤和本地設計師及藝術家合作的創新酒標,尤其是慶祝台灣第一位女總統蔡英文就職的紀念酒瓶設計。

 

ted7-6-7

 

但平心而論,雖然台啤跟台灣菜的口味確實最搭,我仍不覺得台啤是世上最棒的啤酒。不過儘管台啤可能不是世上我最愛的啤酒,我絕對最喜歡在台灣喝台啤。

 

ted7-8

 

不知不覺,然後轉眼成真

每當我想到台北的精釀啤酒革命,我就會想起海明威的作品《太陽照常升起》中的一句話,這句話也出現在傑‧麥克倫尼的小說《燈紅酒綠》當中。

比爾問,「你怎麼破產的?」

「有兩個階段,」麥可說,「先不知不覺,然後轉眼成真。」

一九九〇年代末期,高雄的 Geert 引進了許多比利時啤酒,不知不覺改善了台灣境內啤酒愛好者的處境。隨著大眾逐漸有興趣嘗試不同的啤酒,台灣在二〇〇二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狀況更大幅改變。

 

ted7-10

 

不久之後,微風和 Jasons 等超市開始販賣更多世界各國的啤酒。台灣也出現一些獨立釀酒廠,例如金色三麥、卓莉手工釀啤酒和北台灣麥酒。鐵錨蒸氣啤酒有一天突然出現,台灣便利商店也逐漸引進歐洲、美國和日本較好的啤酒,夏季啤酒促銷季時尤其明顯。

 

ted7-9

 

台北的精釀啤酒革命

幾年前,台北的精釀啤酒市場似乎轉眼間加速成長。國內外的自釀酒商紛紛成立酒廠,進口商也引進頂級精釀啤酒,從 Evil Twin、Ballast Point、Founders到Stone,應有盡有。

 

ted7-11

 

由我來說當然不甚客觀,但現在我能肯定台北是全亞洲最適合喝啤酒的城市之一。過去幾年間,我喝到不少美味的在地啤酒,也嘗了一些我以為一輩子喝不到的世界級精釀啤酒。目前台北的啤酒市場仍然持續成長進化。

 

ted7-12

 

ted7-13

 

別誤會了,台北的啤酒市場仍無法與聖地牙哥、芝加哥或布魯日相比,甚至與東京也尚有差距。

但對我來說,與熱愛啤酒的人住在同一個城市,本身就令人興奮。許多台灣人和外國人都喜歡──甚至非常熱衷──在台灣尋找、品嘗美味的啤酒,能和他們聊聊真的太棒了。

台北現在正處於精釀啤酒革命的浪頭上,能住在這裡,我非常開心。

 

ted7-15

 

本地釀酒廠

我向來盡可能「喝本地」的精釀啤酒。台灣本地釀酒廠的產品越來越多,而且品質通常都不錯,算我幸運。

我現在最喜歡的台灣釀酒廠包括二十三號啤酒股份有限公司紅點手工鮮釀啤酒五十五街精釀啤酒

 

ted7-16-17

 

ted7-18-19

 

ted7-20

 

我也期待嘗嘗禾餘麥酒(可惜這家台灣品牌的英文名字Alchemist跟美國佛蒙特州老字號酒廠相同)、啤酒頭和水鹿精釀等品牌的啤酒。

我更等不及想出一趟遠門,到東部的吉姆老爹啤酒工廠,品嘗他們釀製的啤酒。

 

本地酒吧和酒類專賣店

最近想在台北喝精釀啤酒絕對不怕沒地方去──事實上選擇已經太多,每個月似乎都有主打啤酒的據點開幕,我都還沒來得及全部去一輪呢。

我的愛店名單如下:Revolver,Happy Hour時段的精釀生啤酒價格全台北最划算(一大杯台幣150元!);啜飲室啜飲室 Landmark;舊愛 Beer & Cheese Social House;新秀 URBN culture,提供素食餐點,而且至少有八種啤酒選擇。

 

ted7-21-23

 

我也喜歡掌門精釀啤酒(舊名「呼乾啦」),因為永康街區域終於有間啤酒酒吧,又離我家很近。

 

ted7-24b

 

至於提供精釀啤酒的餐廳,則不能不提天母的艾迪墨西哥餐廳12。另一間BING繽則提供非常可口的漢堡,適合搭配酒單上的精釀啤酒。

 

ted7-25

 

我接下來打算拜訪(或需要多去幾次)的店家包括似乎開到很晚的 Something AlesAlphadog Craft Beer BarCrafted Beer & Co.,靠近花博公園集食行樂園區;啤瓦多精釀啤酒餐館Beer Geek MicroPub TaipeiEleven Beer House,靠近溫州公園。除此之外,新北市也有不少我尚未有機會(但非常想)去看看的餐廳與酒吧。

 

ted7-25-2

 

ted7-25-3

 

我也非常期待到今年暑假剛開幕的米凱樂啤酒吧去喝酒畫畫,因為我喜歡米凱樂啤酒,也很喜歡這個品牌的酒標和圖案設計。

 

ted7-26

 

啤酒在我家

不過坦白說,我最愛在家裡喝啤酒、畫啤酒。

 

ted7-27

 

每天晚上,我喜歡在餐桌旁坐下,拿出素描本,再打開一瓶精釀啤酒。有時我會聽兒子練習鋼琴或小提琴,有時我用iPad聽我喜歡的音樂,然後喝下第一口啤酒,開始畫畫。接下來的時光總是美好無比!

 

ted7-28

 

過去我習慣畫下我在喝的整瓶啤酒,以及酒瓶上的酒標,但現在我主要畫這瓶酒讓我感興趣的地方。也許是一部分的酒標、倒進酒杯的啤酒,或是這瓶啤酒讓我聯想到的事物。執行「飲酒作畫啤酒年」計畫時稍微放寬標準,其實蠻有趣的,不過我依然樂於挑戰畫下我喝的每一瓶啤酒。(由於我喝酒的速度遠快於畫畫,目前我的進度嚴重落後。)

 

ted7-29

 

ted7-30

 

我也很享受跟三五好友開品酒會,每個人各帶稀有、特殊或難以入手的「珍品」給其他人嘗試。大夥坐著一邊喝酒一邊聊酒(我還會畫酒),實在很開心。不知為何,與朋友分享的時候,啤酒就是特別好喝。

 

ted7-31-32

 

ted7-33-34

 

開品酒會的時候,我嘗試了不同的挑戰,我稱之為「啤酒速畫速決」。我必須在我和朋友把每瓶啤酒喝完前,盡可能將那瓶啤酒畫下來,而且事後不再修改跟添加細節。這樣作畫有種玩命關頭的緊張感,但非常有趣。

 

ted7-35-36

 

ted7-37-38

 

啤酒讓我快樂

進入二○一六年,我的「飲酒作畫啤酒年」計畫依舊持續進行,雖然已經從一年變成了兩年,而且還繼續延長。

 

ted7-40

 

但我不打算更改這項「個人熱愛計畫」的名稱,也不打算在短期內結束計畫。

 

ted7-41-43

 

因為啊,我相信那句班傑明‧富蘭克林從沒說過的名言:「啤酒可以證明神愛世人,並希望我們快樂。」

 

ted7-44

 

我在台北熱炒店喝台啤很快樂,在我家餐桌畫Half Acre的印度淡啤酒很快樂,跟朋友在品酒會分享「珍品」也很快樂。

 

ted7-45

 

對我來說,原因很簡單。我喜歡喝來自台灣和世界各地的好啤酒,也喜歡邊喝啤酒邊把啤酒畫下來。

 

ted7-46

 

我運氣很好,現在要在台北做這兩件事絕對都適合。

 

ted7-47

 

希望台北的精釀啤酒革命永遠持續下去!

 

ted7-48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