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頭一片在台北的披薩(披薩二部曲)

Ted Profile-02專欄作家: Ted Pigott 
Ted's Beyonder Story
Wendy Su Profile2-02
譯者:蘇雅薇 Wendy Ya-Wei Su

 

三部曲系列專欄分享了我在台北喜歡的食物和飲料。在首部曲中,我稍微談到了我對咖啡的熱愛,文中提到我每天一早都會先喝一杯(或兩杯)咖啡,也時常會挑一些台北美好的咖啡廳或咖啡館,一邊畫畫,一邊再喝上一杯(或兩杯)。

但是我當然也得吃飯。講到食物,我可有特定幾樣喜歡的料理,怎麼吃都不膩,而披薩絕對榜上有名。

 

披薩:我的慰心食物

 

大家常問我,「泰德,為什麼你那麼喜歡披薩?」

稍作思考(同時吃點披薩)後,我發現披薩是我的慰心食物,可能跟滷肉飯或蚵仔煎在台灣人心中的地位差不多。

對我這個在美國中西部出生長大的人來說,披薩就是我的最愛。我常常說,心情不好時,吃披薩能讓我開心,而開心的時候,吃披薩能讓我更開心。

在我心中,披薩那酥脆有嚼勁的餅皮、番茄醬撲鼻的風味,以及融得恰到好處的起司,都帶有神秘的魔力,更別提義大利香腸、臘腸、蘑菇、洋蔥、青椒、紅椒、墨西哥辣椒等額外佐料了。如果你喜歡,還能撒一點紅辣椒片增加辣度。不知為何,這些食材都能完美結合,相輔相成,變成如此美味的食物。

而且披薩很健康,至少我這麼認為啦。我以前常跟媽媽說,只要吃一片披薩,就能一次攝取所有主要食物群的營養。此外,披薩可以用手抓著吃,總是很好玩。

小時候住在印地安納州西北,吃披薩是特別的享受,在生日派對、足球比賽後或週末時會吃到。有時我們會在家裡叫外送,而我甚至在家自己做起披薩。高中演講課上,我就講了「如何」做披薩,演講結束後,我讓全班同學品嘗我做的披薩,大家似乎都很喜歡,老師也不例外!

除此之外,我們家週日晚上去祖父母家時,也會向Noble Roman’s訂披薩。(我後來才知道祖父母其實沒那麼喜歡披薩,但他們知道我們這些孫子孫女很喜歡吃,所以每次還是都會叫披薩。)

因此追根究柢來說,我猜披薩會讓我想起兒時美好的回憶,況且披薩真的很好吃啊!

我經常說,我沒有一天不想吃披薩。

 

我個人對台北披薩的簡短回顧

 

我在一九九○年代中期搬來台北,當時想找到好吃的披薩很難,就算找到了,說實在話也沒那麼美味。不過每當我想品嘗一下我熱愛的熟悉食物,我就會去師大附近的Kiss Pizza,友善的老闆珍總是盡力做披薩,主要賣給師大國語文中心的學生。

我也會在達美樂或必勝客外帶披薩,但整體來說,我吃的量減少很多。(我試過自己做中式披薩,拿蔥油餅當餅皮,加上番茄醬和起司,放進小烤箱烤。結果非常悽慘,但我還是吃了。)

隨後幾年下來,狀況漸漸穩定改善。當然,二○○七還是二○○八年出現台幣五十元的低品質披薩旋風,著實讓人遺憾,幸好跟葡式蛋塔一樣,熱潮一下就退去了。

令人慶幸的是,過去五年間,台北高品質的披薩明顯增加,就像台北的咖啡和精釀啤酒近幾年也大幅進步一樣。現在台北有好多販賣披薩的新餐廳,我還沒有機會全部去過一輪呢(但我會努力!)

 

我最愛的台北披薩店

 

現在談到台北的披薩,我有幾家特定的首選。

評價披薩簡單說明:

不過開始介紹前,先談談我怎麼評價披薩吧。

首先,每次我去新的餐廳,一定會點瑪格麗特披薩(就是簡單的起司披薩)。這是最原始、基本的披薩,能讓我確實嘗嘗餅皮、醬汁和起司,不會受其他配料影響。對我來說,要真正考驗披薩師傅和披薩店,就看瑪格麗特披薩做得如何。坦白說,如果做不好,我對菜單上其他的品項也就不抱多少希望了。

 

Ted Article 6-1

 

此外,我喜歡剛出爐熱騰騰的披薩。我希望披薩能熱到咬下第一口時,起司會燙傷我的上顎。即使嘴巴燙到了,只要夠美味,我就會想繼續吃,這就是披薩好吃的跡象。

最後一點應該不用多解釋:我喜歡我個人喜愛的披薩類型。我的味蕾極度傾向美國中西部口味,而我總是無法抵抗讓我想起家鄉的披薩。

雖然這麼說,不過一九九○年代初期我到歐洲壯遊時,安排了幾趟前往拿波里的披薩朝聖之旅,從此便逐漸喜歡上拿波里披薩。我曾在從西西里去布林迪西路上,刻意繞路去拿波里,就為了花一整天在披薩的誕生地吃披薩。如果我沒記錯,那天我分別吃了五次披薩。

 

Ted Article 6-2

 

Solo Pizza Napoletana

現在如果我想吃南義風味披薩,我必定會去 Solo Pizza Napoletana。他們的拿波里披薩非常美味,也許是台北第一首選,況且價格十分實惠,基本的瑪格麗特披薩只要台幣一百四十八元。

 

Ted Article 6-3-4

 

乍聽有點奇怪,這間賣義大利披薩的餐廳,竟是經由日本來台。Solo本店在名古屋,後來才到台北開了分店,主廚曾在義大利披薩競賽獲得首獎。

台北分店的員工總是極為友善,用義大利文和中文招呼客人。到Solo的時候,請先在櫃台點餐再就座。不過這裡披薩進出專屬烤爐的速度非常快,也許剛點完餐,位子還沒坐熱,幾分鐘後披薩就上桌囉。

披薩是Solo的賣點,但他們也提供好喝的湯、香腸和其他小點。飲料則有冰可樂和啤酒,以及美味的咖啡(我在這裡吃完披薩後,喜歡來杯濃縮咖啡)。

 

Ted Article 6-5

 

Big Boyz

醜話說在前:我第一次聽說這家店時,不怎麼喜歡他的店名,說穿了聽起來有點廉價,尤其是「boys」字尾的「-z」。

不過我很快就成了 Big Boyz 披薩的粉絲,現在好像也不那麼在意店名了。

簡單來說,Big Boyz販賣好吃的傳統美式披薩,由於主廚在加州學藝,自然傳承了當地口味。他們家的薄皮披薩會讓我想起老家或大學校園常見的披薩。

 

Ted Article 6-6-7

 

然而Big Boyz最與眾不同的一品是芝加哥深盤披薩。我在芝加哥附近長大,向來熱愛這種大份量披薩。不過不是每個人都喜歡,我弟弟住在芝加哥,卻從來不吃。我不但很喜歡,而且從沒想過能在台北吃到,現在終於美夢成真!想吃深盤披薩請記得事先預定,因為店家需要準備,進烤爐的時間也比較長。

 

Ted Article 6-8

 

其他新歡和舊愛

在台北多年找不到芝加哥深盤披薩後,居然能找到第二家有賣的餐廳,可想而知我有多驚訝,又多興奮了。Love at First Bite Bakery Café 並非披薩專賣店,但有提供美味的深盤披薩。這裡的深盤披薩不用事前預訂,但需要等四十到五十分鐘才能上桌,對我來說恰恰好,因為我可以趁等待期間坐在位子上畫畫。

 

Ted Article 6-9

 

如果一群人想一起用餐,其中有人不喜歡披薩,那Love at First Bite可能是不錯的選擇,因為菜單上還有漢堡、沙拉,甚至肋排,也有品項豐富的蛋糕和麵包,起司蛋糕尤其好吃。

 

Ted Article 6-10

 

最近我發現的另一家店是 OTTO Pizza Bar。我只去過一次,但我很喜歡那天的午餐。他們的皇后瑪格麗特披薩非常紮實,我也很期待嘗試菜單上的其他餐點,例如前菜和甜點。

 

Ted Article 6-11

 

餐後我跟OTTO的老闆聊了一下,他告訴我,他想做小時候在義大利喜歡的那種披薩。他很明白地說,OTTO賣的不是拿波里披薩,而是偏北義風味,基本上類似義大利拿波里以外地區的口味。

我在台北喜歡的披薩店還有佐佧比薩。這家餐廳的品質多年來始終如一,老闆和他的家人都非常友善,我也喜歡坐在餐廳的小陽台用餐。

 

Ted Article 6-12-14

 

如果在公館附近想找便宜、氣氛活潑又方便的披薩店,我通常會去at So Free Pizza(公館店)。店址靠近我的健身房,所以我常在賣力運動後,過去吃一頓當作「獎賞」。他們的披薩帶有台式風味,全部餐點都是素食,還有一些全素的選項。我每次都點煙燻乳酪披薩,通常也會畫他們家的披薩烤爐。

 

Ted Article 6-15-17

Ted Article 6-18-21

Ted Article 6-22-23

 

我還沒去過(但很想去)的披薩店名單越來越長,包括小紐約披薩、新店的野菇屋,還有永和的搖滾披薩,更別提台中、台東、高雄、台南、墾丁各地的許多披薩店了。

 

有披薩的地方就是家

 

二十幾年前,我剛到台灣時,想找好吃的披薩很困難。反觀現在,光台北就有這麼多美味的披薩店,我都還沒有機會全部造訪一遍。

對我這麼深愛披薩的人來說,過去幾年的變化著實讓人開心。我覺得這再次證明台北變得越來越好,越來越國際化。

 

Ted Article 6-24-25

 

畢竟在我心中,披薩和美國家鄉的連結如此鮮明,所以能在我視為第二個故鄉的台北,吃到這麼美味的披薩,真是太好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