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台灣新政府的五個教育方針

DavidProfile-02專欄作家: David Willson 
David's Beyonder Story
Shoa-Hua Profile-02
譯者:王紹華 Shao-Hua

 

本月我將專欄主題暫由「企業社會責任」轉移至「教育」。

多年來,我對教育充滿熱誠,因為我覺得要塑造年輕人的未來,早期教育是最重要的。

我認為台灣目前正面臨轉捩點,面對各種不同的岔路,可以領向成功未來的選擇屈指可數,而我們此刻的教育決策正對未來有著決定性的影響。

長遠來說,台灣要在世界舞台上擺脫代工的角色,教育改革無疑是新政府的首要任務。

大家都知道,台灣的中小學和高中教育所教授的知識技能無法幫助學生面對21世紀的挑戰(甚至大學以上的高等教育也是如此)。台灣教育深陷在數百年來以儒家為本的體制窠臼中,一切考試掛帥,學生只重填鴨、不重討論,且一味接收課本和老師所教授的資訊。

台面上,台灣學子在國際數學和科學競賽的優秀成績每每令人稱羨,但是私下大家都知道這些優異的成績,是靠死背知識得來的,而台灣整個教育系統正不斷摧殘學生的創造力和獨立思考能力。商界領袖私下也紛紛議論旗下員工缺乏思辨能力,對企業是有害無益;關起門來討論時,許多國內外企業執行長都向我表示他們的員工極度缺乏主動積極的精神,這也正是台灣學校教育教出來的態度。

台灣教育部表示教育革新為其首要任務,而我自己和一些資深官員交流互動時,的確可以感覺到他們很努力想要改變。然而我也察覺到,要在這麼僵化的體制內做出改變非常困難,現行體制似乎不願意接納體制外的人才或想法。

如果你有機會去任何一所本地的高中看看,找間坐滿學生的教室,問他們一個問題——任何問題,即使你只是隨口問問「你最喜歡吃什麼」,不管是用英文還是中文問,學生全都怯生生,沒有人要回答。

大多數的學生會低頭避開你的視線,希望不要被你點到;許多人純粹是不知道答案,因為學校教他們不需要有自己的個人意見,所以他們自然沒有答案,如果你強迫他們作答,有些人甚至會回答說他們要先問問家長,看看「對的」、「好的」答案是什麼;其他有答案的人則鮮少願意回答,因為他們怕老師認為自己的答案是「錯誤」的,反而會讓自己淪為笑柄。

目前,這種謹守成規、不敢挑戰權威的思想主宰了台灣教育體系。

 

在教學上運用Lego Serious Play。( 圖片來源: https://goo.gl/e6WQmY)

 

我提出的這些論述,不只是從教育家的角度,也是根據自己身為一位父親的經驗。

幾年前我兒子在本地的小學就讀六年級,班上禁止學生在教室裡大笑,如果違反規定,放學就要留校察看或遭受其他處罰。如果我們現在還活在孔子的年代,這種規定或許適用,因為這是為當時的封建社會設計的中式教育方式,目的是希望透過減少改變以及強化由上而下的威權,盡可能維持社會安定。但這種為封建社會創造的教育思想,會適合創新與創意導向的現代社會嗎?

我在台灣經營一個專門教導年輕人創業技巧的組織。我們力圖將教育改革的理念引進台灣,讓學生學習批判精神、創意思考、領導能力和溝通技巧,但是,我們常常被部分老師批評「不道德」,因為他們認為學生不應該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畢竟,有自己想法的學生會威脅到老師在知識上的絕對權威,老師常覺得如果自己無法提供問題的答案,尊嚴就會掃地,因此,往往沒有人敢指正老師犯的錯;在很多學校,老師就算不禁止學生提問,也不鼓勵學生發問。

我曾經親身參與一個會議,當時一位高中校長對於將寫程式和程式語言納入教學的提議嗤之以鼻。我事後得知,這位校長自己在接受師資培訓的過程中,從來沒有學過電腦程式,也因此他無法(或不願意)瞭解其教學價值。

他接受師資培訓,已經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圖片來源: David Willson)

 

台灣要在現在這個時代繁榮發展,就應該力圖教育體制的現代化,同時積極處理嚴重的經濟發展遲緩(甚至有人會說是經濟衰退)的問題。

要帶領台灣教育體制進入21世紀,新政府必須做到下列幾點:

一、設法鼓勵學生發問、在求知的過程不怕挑戰:上班族和企業家(或是 intrapreneurs內企業家、創新決策的人)無法在一個不鼓勵發問、處罰所有越矩行為的環境中,學習主動積極的態度和批判思考的能力。我們應讓學生自由發揮、表達自己的想法與觀點,並在這過程中引導並支持他們。逼迫學生死背「正確」的答案來解題,放學後繼續去補習班接受填鴨教育,這種不讓學生喘息的方式絕對無法為台灣帶來成功的未來。

二、教導學生創新所需的技巧:創新教育發展至今已經有許多先進的教學方法(不過創新當然是不會停止的!)。台灣應投資人才到國外學習這些教學法,並邀請國外專家來台,協助將這些創新的教學法與台灣的整體環境整合。和聘用本國教育家相比,台灣可能需投資更多錢聘請這些創新教育專家,但是為了因應新的時代需求,投資新的教學技巧和思維是必要的。

三、將科技引進學校、師生都學習科技教育:台灣不但在課堂上鮮少使用科技,更不把科技教育放在眼裡。當然,我並不認為科技是所有問題的萬靈丹,但它絕對是有價值的工具。台灣除了工廠以外處處效率不彰、大大落後他國,部分原因正是缺少科技。我兒子學校的「科技」課和我30年多前在澳洲上的科技課如出一轍:學生成群聚在一台老舊的電腦前,老師也不知道該如何只教「電腦」課(電腦課沒有和其他科目整合),只好任憑學生隨意處置那台孤單的電腦。

四、從世界最好的教育系統中學習,擁抱改革:大家常認為台灣只是個小島,而且因為特殊政治處境,無法融入世界。我們現在該拋下這種荒誕的想法了。世界上大部份的人根本不會注意到台灣的政治處境,更何況政治問題也不妨礙台灣教育工作者參加世界各地的教育研討會、向最先進的學校學習。真正阻礙我們的,是封閉不願接受新思維的想法,以及台灣不願花錢投資培養員工精進才能的心態。這一定要改變,要投資改變才能在21世紀和他國並駕齊驅。

五、考試形態應著重知識和應用,拋棄追求死背答案:這說來簡單,但卻是最難執行的一點,因為家長和老師一定都會大力抗議(這些人至今幾乎反對所有的教改政策)。師長們喜歡這種對錯黑白分明的考試系統所帶來的安全感,但是,我們應認知到,這樣的考試方式實際上是在殘害學生走向國際的能力(而今日的學生就是明日的員工)。除了台灣和其他幾個亞洲國家,多數人注重的是學生如何將知識實踐運用,而不會讚賞學生背課本的工夫,因為死背無法培養創新。

 

我知道這些改變並不簡單。改革一定會引起家長和教師的抗議聲浪,畢竟他們的世界觀建構於資訊革命之前,他們也沒有經歷後續的知識革命洗禮。儘管這世界早已和他們的學生時代大不相同,他們對世界的改變理解卻十分有限。

老實說,教育部多年來的確有在某種程度上嘗試教改,也因此被家長和教師團體們痛批。教改不能只是口號,新政府必須分配實質預算,力行教育改革,不畏無知的批評。

雖然做來不易,但是我們必須為下一代苦戰,這樣他們才可能擁有更好的未來。

新政府受命推行改革,而我殷切期待政府負起責任,不要辜負下一代。我誠心希望新政府對台灣的教育提出完整的願景,而非只推出缺乏預算、沒有遠見的零散政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