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台北的咖啡、披薩和啤酒!(咖啡首部曲)

Ted Profile-02專欄作家: Ted Pigott 
Ted's Beyonder Story
Wendy Su Profile2-02
譯者:蘇雅薇 Wendy Ya-Wei Su

 

我要先自首:一九九六年我來到台北時,把以往在美國老家喜愛的一些東西──尤其是咖啡、披薩和啤酒──通通拋到腦後去了。

當時我是個積極學習中文的年輕學生,滿腦子只想學中文──還有拼命喝茶。尤其當我發現名叫「珍珠奶茶」的甜美濃郁神奇飲料後,就喝得更兇了。

而不管在台北哪個角落,幾乎無時無刻都能找到牛肉麵、水餃、鹽酥雞、豬排飯和鐵板燒,我何必吃披薩?

況且,我吃什麼都能配著台灣啤酒下肚。我漸漸喜歡上這種清淡爽口的拉格啤酒,當年市面上廣泛銷售的啤酒差不多就這一種,所以我蠻幸運的。

 

 

說實在話,二十年前很難在台北找到美味的咖啡、披薩和啤酒,我們也只能勉強將就。

快轉到二十年後,現在想在台北找到極品咖啡、優質披薩和頂級精釀啤酒,簡直是超級簡單。

既然我喜愛這三樣食物的程度不相上下,住在台北可開心了。

 

台北:咖啡之都

 

三部曲系列專欄的第一篇,就從我幾乎每天早上都會先喝的飲料開始:咖啡。每次磨豆子準備泡當天第一杯咖啡時,我通常會想起野獸男孩的歌曲「Super Disco Breakin」的開場歌詞:「啊,來個五十杯咖啡 / 你就火力全開!」

 

 

或許我一天沒有喝到五十杯,但我懂得享受一杯好咖啡,往往一個禮拜也能喝掉不少熱騰騰的爪哇咖啡。你甚至可以說,我有點咖啡「成癮」,因為早上只要喝一杯黑色黃金,我整天就會快活許多。

 

 

我當然知道茶是台灣「國寶」,到他人家裡作客時,我也一定會喝主人準備的茶。

 

 

但說穿了,我就是比較喜歡咖啡。

也許我的味蕾不夠發達,無法體會不同品種、等級的茶所蘊含的微韻和細微差異。或者我比較喜歡從小嚐(和聞)到大的咖啡。我想你甚至可以說,茶飲剛好不是我喜歡的──呃,飲料。

我只知道我覺得咖啡很好喝,而且現在要在台北找到好咖啡再容易不過了。對我這種咖啡愛好者來說,真是好消息!

 

 

九○年代中期,我在台北就學時,我得承認頭幾個月我都喝雀巢即溶咖啡(「沖熱水就好!」),直到我終於找到哪裡可以買咖啡豆。不瞞各位,我一開始要自己學會的幾個中文字就包括「咖啡」。即便到了現在,如果我在招牌或看板上看到這兩個字,心中還是會一陣雀躍,因為我知道想喝咖啡時,在這兒就買得到。

當年我去西門町的蜂大咖啡扛咖啡豆回家時,也會四處找尋這兩個字。我知道這家店在一九五六年開業,而早在一九九七年,店面便已顯得十分復古,宛如過去留下的遺址。其實開張這麼多年,這家店的樣貌至今似乎從沒變過。

隨後幾年間,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我住的社區開了一家烘培咖啡店,同時台北各地的巷弄間也冒出一間間獨立的小咖啡店,師大和台大附近、永康街一帶及民生社區尤其明顯。

同一時期,星巴克、伯朗咖啡、怡客咖啡等連鎖品牌在台北的展店速度加快,而像85°C咖啡的平價選擇也在台北出現了。

 

 

我也開始瞭解咖啡在台灣的歷史。雖然台灣主要產茶,但部分地區也可以種咖啡,根據史籍記載,荷蘭人早在十七世紀將咖啡引進台灣時,一定就知道台灣可產咖啡了。

然而直到一八九五年至一九四五年間的日治時期,咖啡才在台灣真正普及。雖然台灣產的咖啡豆大多外銷回日本,台灣最終也興起了某種「咖啡文化」。

幾年前,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了介紹「早期台灣咖啡文化」的特展,讓我學到更多。展覽提到,最早是由日本人在現在西門町附近的區域開設咖啡廳和咖啡館,後來出國求學後返台的台灣學生也開起了咖啡店。

我甚至去了雲林和屏東山區,拜訪台灣有種咖啡的地方。我總是喜歡帶點當地產的咖啡豆,享受一杯真正「台灣製造」的咖啡。

 

探索你最愛的咖啡廳和咖啡店

 

近來,在台北找一杯好咖啡不但容易,還很有趣。不用懷疑,對我這種咖啡愛好者來說,台北早已成為適合開心探索的好去處,隨便挑一個社區,都能在小巷弄中找到一家有個性的小咖啡廳或咖啡店。根據報導,台北現在有上千家獨立咖啡店和烘培館。

我個人的最愛包含Woolloomooloo信義店(WXY),想喝白咖啡時更是非去不可。其實在Woolloomooloo任何一家分店,都能嘗到澳洲風味的可口咖啡。

 

 

我也喜歡Fika Fika Café,在這兒能品嘗以愛樂壓AeroPress手壓壺沖煮的咖啡和美味甜點。在極簡北歐風的裝潢環繞下,你可以輕鬆消磨好幾個小時,雖然平日下午和週末人潮稍嫌多了點。

 

 

其他值得一去的咖啡店還有台大附近的Rufous Coffee,以及永康街附近的咖啡小自由。(說真的,公館、師大和永康街一帶的巷弄裡有數十家可以探訪的咖啡店和咖啡廳。)

想外帶中等價位的咖啡時,我喜歡去Cama Café。我個人最喜歡的Cama分店是信義路上的東門分店,就在金山南路附近,那兒的工作人員──還有咖啡──永遠都是一等一。

 

 

說穿了,現在咖啡愛好者在台北會碰上的唯一問題,就是去不完所有的咖啡廳和咖啡店,不過咖啡探險真的挺好玩的,又能灌飽咖啡因。由於我喜歡喝咖啡,也喜歡在台北各有特色的優質咖啡廳畫幾張素描,所以每次我都很期待出門探索一番。

 

 

我想至少對我來說,原因很簡單:

我愛咖啡。

我愛台北。

而我真的、真的很愛台北的咖啡!

 

 

接下來幾個月,請密切鎖定三部曲系列專欄的第二篇(台北的披薩)和第三篇(台北的啤酒)!

 

2 thoughts on “天哪!台北的咖啡、披薩和啤酒!(咖啡首部曲)

  1. Jimmy at Woolloomooloo thanks you!
    We love making the coffee to a true lover of the drink!
    Come say hi next time, would love to make one personally for you to enjoy!

  2. Jimmy, thank you so much.

    I really love all of the Woolloomooloo locations, and I will definitely drop by my favorite (WXY) at the end of August, after we return from our summer visit to the States, to say “hi.”

    Thanks once again, and thank you for making such great coffee in Taipei!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