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那年五月的世界博覽會

Sanza-02專欄作家: Sanza Bulaya  
Sanza's Beyonder Story
Stephane-02專欄作家: Stéphane Ferrero
Stéphane's Beyonder Story
Carsten Profile-02
譯者:卡斯頓

 

2015年五月:義大利米蘭世界博覽會
2010年五月:中國上海世界博覽會

 

SB: 我沒記錯的話,去年五月一號,是世界博覽會在義大利米蘭的開幕式。那時我人在台灣,沒辦法參加,實在是太可惜了…… 你知道嗎,我蠻想去參觀一次世界博覽會,但是至今都還沒有機會成行。

SF: 世界博覽會?我去過一次。

SB: 真假!什麼時候?去哪裡?米蘭嗎?

SF: 不是米蘭世博,是2010年的上海世博。那時我人住在上海,好不容易弄到了張入場証,就花了不少時間去逛會場,參觀了好幾個展館。我跟你說,排隊的人潮簡直讓我歎為觀止!有些像是英國或是中國的展館,得排隊超過四小時才進得去!簡直瘋了!

 

2010年上海世博排隊人潮。(圖片來源:Stephane Ferrero)

 

SB: 我想大家就跟我一樣,想要一覽世博會展出的的藝品與陳設。如果我想的沒錯,世博會之所以令人趨之若鶩,就是因為能親眼目睹各領域中最流行且最具創意的計畫,包括工業設計、都市計畫與城市發展、建築、藝術、文化、科技、創新等等。

SF: 的確,想要一窺一個時代或地區的現況(不論是好是壞),參觀世博會是不二之選……

你想想,世博會已經在那麼多的地方、在各個不同時期舉辦過了。

SB: 我懂你的意思!我會設法參加將在杜拜登場的2020世博會。不過,五年一度的世界博覽會,以前都辦在五月,為什麼接下來這次的杜拜世博要在一月舉行?

SF: 好問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只知道,各屆世博會是由不同的贊助者與國家所舉辦。第一屆世博會是由亨利.柯爾主辦、在1851年的倫敦舉行,其目的是為了宣傳英國在工業設計以及科技創新上的實力。1928年,國際展覽局(Bureau of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s)成立,專職管理世博會的相關事宜。此後,在國際展覽局的主導下,世博會逐漸產生轉變,而我們可以確定的是,現在的世博會已經與以往不同了。

 

1851年第一屆倫敦世博的「水晶宮正門入口」。(圖片來源: https://goo.gl/qddHfE)

 

SB: 你說「現在的世博會已經與以往不同了」,是什麼意思?

SF: 我們今天處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人們可以選擇各種交通運輸方式與溝通管道。隨著各種資訊、產品和服務形成了全球化網絡,也讓更多人意識到像是全球暖化和糧食供應危機等議題,而這些議題也在當今的世博會上引起了非常多討論。如果要說世博會有什麼繼承下來的傳統,應該就是會舉辦論壇活動,針對全球未來發展願景來提出關鍵議題吧。

SB: 的確,世博會意在形塑對未來的願景,吸引決策者的目光,進而造福舉辦世博會的地方社群。一直以來,世博會就是一個以主辦地為核心的活動,期望呈現當代的進步與創造力。舉例來說,巴黎的地鐵就是在1900年的巴黎世博會期間推出的,對於巴黎當地的社群來說,能夠享受大眾運輸網路,真的是很不錯呢!

SF: 事實上,世博會對當地社群的影響,一直是個關鍵的問題。但是,在我進一步討論這個問題之前,讓我來說明一下以前的世博會與現在的世博會之間的主要差異:以前的人無法像我們現在一樣輕易遷徙與旅行。換言之,以前的世博會真的能展示工業設計的進步與現代性的潮流。那時的世博會真的是十分獨特,完全是當下潮流趨勢的縮影。

而講到願景,我同意你的看法,人們在想像未來時,確實多少存有進步主義的思維。那時的世博會旨在規劃邁向未來的願景,一種充滿創造力且能形塑我們日常生活的展望。例如,在1900年的巴黎世博,電扶梯首次在大眾面前亮相。現在,電扶梯則是我們的平常移動的工具之一,不論是在在公共空間(百貨公司、車站、機場),還是在私人場所(公司、大樓、辦公室)。

 

2010年上海世博中國館,後改造成博物館,現已成為上海文化景觀的一部分。(圖片來源:Stephane Ferrero)

 

SB: 我總認為歷年世博會的影響仍然非常顯見。舉幾個例子來說:在建築方面,艾菲爾鐵塔是在1889年為了當時的巴黎世博所興建的,而布魯塞爾的原子塔則是建於1958年……最終,世博會不僅會成為歷史記錄,也是有幸舉辦世博會之國家與城市的成就。就以2010年上海世博的中國館來說,世博會結束後,該展館改造成博物館,現在已是上海文化景觀的一部分,對於上海的藝文社群而言,這無疑是一項世博所遺留下的建築資產。同樣地,原本為了舒緩世博會帶來的交通問題而建造的地鐵,今日也全數成為上海市的一大利多,得以改善當地的大眾運輸網路,並且減少市民對私家車的依賴。

SF: 沒錯,我剛剛在講世博對當地社群的影響時,想到的就是這個,而世博會對在地的影響力,更隨著全球化而擴大,影響深遠。

但我更想談的是世博的另外一面:在進步與現代化的高尚名號背後,存在的風險與利害關係。歷來的世博會本也是政治角力,1851年在倫敦舉辦第一場世博會的時候,正逢大英帝國在工業和經濟力量上稱霸全球,而直到2010年的中國上海世博會,這場盛事一直都是一種有力的手段,讓各國展現國家的政治力量以及國際地位。

 

1958年布魯塞爾世博會,黑人女孩在「活人展(People Shows)」中被展出,接受白人觀眾「餵食」。(圖片來源: http://goo.gl/gYvkQJ)

 

SB: 那讓我問你一個問題:世博會是否「政治正確」?

SF: 歷史上有許多「政治不正確」的事件曾在世博會中出現。例如,在1889五月的巴黎世博會,為了世博贊助者及籌劃人,法國策劃了「人的動物園」展覽,「展出」了一些來自法屬殖民地的原住民。

世博長期被視為政治宣傳工具,被用來鞏固政治領導實力以及強化某些政治觀點,諷刺的是,像我剛剛講的例子,似乎非常「政治不正確」。當你從人性尊嚴或道德標準出發,我們可以很輕易地質問,甚至挑戰這樣規模龐大的主流盛會。雖然世博會的目的是為人類帶來進步並展現現代性,而世博會的確包羅萬象、什麼都有,但我認為它在政治上、道德上和倫理上的「正確性」則有待商榷。

SB: 哇,說的真好。最近,看到有一些國家利用這個盛會,作為對其他國家的政治宣傳手段時,我也是認為這是「政治不正確」…… 當我們談到世博會時,總免不了論及這些爭議和政治角力。

SB: 2020年的杜拜世博會……不在五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