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臨現場,直接畫!

Ted Profile-02專欄作家: Ted Pigott 
Ted's Beyonder Story
Wendy Su Profile2-02
譯者:蘇雅薇 Wendy Ya-Wei Su

 

我非常喜歡畫畫。先前在 Beyonder Times 的專欄中,我談了一些精進畫技的方法,也分享了我喜歡在台北哪些地方吃吃畫畫

說實話,我幾乎在哪兒都能作畫。我也很幸運,家裡就有一間小畫室,讓我能在舒適的環境中畫畫聽音樂。

然而這個月的專欄中,我想談談另一種我認為也很重要的畫法:離開畫室,走進真實的世界,當場畫下眼前的景色。

作為藝術家,我的理念是「畫你所見」。如果想達到這個目標,又特別想畫有趣事物的話,你最好處在看得到有趣事物的地方或情境。

當然,你隨時可以臨摹網路上找到的照片或圖片,雖然我相信這些素材也是很好的參考對象,但我認為只有親臨現場直接畫,作品才會栩栩如生。我從自己的畫作中就可以清楚看出:只要我在現場作畫,親眼看著眼前真實的人、事、物,我的作品就會真的「活過來」。

廢話少說,就讓我分享幾點出門畫畫的妙方和技巧吧。

 

在臺北捷運上一位優雅的年長女士。 / 圖片來源: Ted Pigott

 

捷運素描

我喜歡在地鐵(台北的捷運)上素描,一有機會我就會盡量多畫。

如此一來,搭乘捷運不再無聊,反而讓我充滿期待,因為我知道我會有一段空檔能用來畫畫。

捷運上總是充滿各種有趣的人:通勤族、學生、遊客、家庭、小孩還有老人,完全是這座城市的縮影。

我喜歡在捷運上作畫的挑戰,試著捕捉一個人或一個場景,卻不知道這個人是否會在下一站下車,或場景是否會無預警變化。捷運素描教會我聚焦於當下,專心畫畫,因為其他的事都不在我的掌控之中。當我在捷運上畫畫,我總是盡可能多畫一點、畫快一點,根本沒有時間擔心或想別的事。

有人說過,我的捷運素描似乎主要在畫捷運上的人做兩件事:睡覺和滑手機。對素描家來說,這是件好事,因為乘客通常太專注於自己的事,好像不會注意到我,或在意我畫什麼。

確實曾有人發現我在畫畫,他們會向我微笑,甚至對我豎起大拇指,不過我在捷運上作畫時,大多數人都會忽略我,這對我來說再好不過了。當然如果有人請我不要畫他,我馬上會停下來,不過目前為止,我在捷運上作畫的經驗都很好。

除了捷運,我在任何公共交通工具上都能畫,不管是台北市公車、台灣高鐵,還是南下屏東的長途客運。

總體來說,移動途中都很適合畫畫。我特別喜歡在機場作畫,因為來往的人潮總是讓我很感興趣;我也喜歡在飛機上作畫,有些人可能討厭飛往美國的長途國際班機,但我可喜歡了,因為我知道我有整整十五個小時,可以用來畫畫和聽音樂。

簡直就是天賜良機!

 

繪於某次聯合航空的班機上。 / 圖片來源: Ted Pigott

 

現場素描

我得坦承,「現場素描」大概是我自己發明的詞。對我來說,「現場素描」表示前往特定地點或活動,在活動進行時於「現場」作畫。

你可以去任何地方:演唱會、演講、脫口秀、戲劇表演、遊行,或運動比賽等等,這些場合我都畫過了。

我喜歡看自己能否把活動現場看到的事物呈現在素描本中。也許是台上表演的音樂家,或是觀眾席中享受表演的群眾,甚至是活動現場的場地設計。

Ted 在 Red Room 紅房的「Stage Time & Wine」活動中作畫。/ 圖片來源: 朱平

現場素描時,我會感到與活動或表演的能量緊緊相連,我也覺得自己盡了微薄之力,向周遭的創意氛圍貢獻了我的創作和能量。

我絕不認為這麼做對表演者、觀眾或講者有任何不敬。在學時,我有辦法一邊聽老師上課,一邊做筆記,因此現在我也能一邊聽講者或表演者演出,一邊畫畫。

作為觀眾,現場素描只是我與表演者互動交流的另一種方式。看表演時,有些觀眾也許會聽到笑話而哈哈大笑,或是拍手,甚至會起身跟著音樂起舞。以我來說,我會坐著畫下眼前的景象,而畫作的靈感都來自當下表演者演奏的音樂、講述的故事,或分享的資訊。

我也喜歡在活動結束後,於網路上分享我的作品。對我來說,這些畫作可以當作活動的美好紀念,讓無法參加表演、演講或演出的朋友也能藉此稍微感受現場的氣氛。我喜歡想像我的作品能替活動畫下尾聲,沒有這些畫,活動彷彿便沒有結束。

我完全是自發性開始現場素描,沒有人請我到活動上畫畫,或邀我到表演會場寫生,我只是自己想到這個點子,就開始做了。我也從未向表演者請求或獲得作畫許可,我只是前往不同的表演和活動,買了票,進去親自在現場畫畫。

總歸來說,表演者和觀眾對這些作品的迴響都很正面。我絕對會繼續「現場素描」,主要因為我非常喜歡這樣畫畫。

 

「前往五座哨兵塔」:Ted 從台北的北門出發,開始他一天的徒步「寫生遊獵」之旅。 / 圖片來源: Ted Pigott

 

寫生遊獵及繪畫冒險

「寫生遊獵」八成又是我自創的新詞,我也喜歡稱之為「繪畫冒險」。

真正遊獵時,人們獵捕動物;衝浪遊獵時,衝浪客則追捕海浪;然而寫生遊獵時,我則追尋可畫的人和地點。我偏好城市寫生,因此我喜歡在城市裡展開寫生遊獵,每每都能找到許多令人驚豔的作畫素材。

最近一趟寫生遊獵時,我去了台北的五座城門,而我把這趟旅途稱作「前往五座哨兵塔」(靈感來自野獸男孩樂團的專輯名稱「前往五城區」)。晴朗的週五早晨,我從北門開始,在晨光中畫了這座美麗古樸的城門,接著我徒步走到西門,畫下紀念過往城門的雕塑,然後我依序前往小南門、南門和東門,邊走邊畫。寫生遊獵途中,我當然也會停下來喝咖啡吃點心,因為稍作休息,在咖啡香中作畫,也是這項活動重要的一環(至少對我來說)。

我也曾到台北市中心外進行寫生遊獵,這時便很適合結合登山和畫畫。比方說,最近我爬上了七星山,根據山頂的指標,這是台北最高的山,我也在山頂畫了不少作品。

說實在話,我傾向一個人去寫生遊獵,因為我能走得較快,也較能控制我的行程。然而,也許聚集數名素描同好,一起進行團體寫生遊獵也蠻有趣的,就像攝影師常規劃的攝影散步團一樣。

 

虎父無犬子。Ted 和他的兒子一起在台北當代藝術館附近畫畫。/ 圖片來源: Chiu Shu-Ting

 

以上只是我常用的一些妙方和技巧,讓我離開畫室,進入真實世界,做我最喜愛的事:畫畫。世界很大,而且充滿各種生命,對我來說,想讓畫作活過來,最好的方法就是出去外頭,畫下所有我看到的美妙事物──到現場、親手畫!

 

One thought on “親臨現場,直接畫!

  1. 用心生活的人 總是能在生活裡發掘美的景物 無所不在 ~
    而你的畫畫 也成為生活美的一部分 並分享給人 感動人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