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建築師:台灣人想改變的渴望給予我莫大的機會

 

西班牙建築師Lain Satrustegui有著漂亮的學歷:西班牙的馬德里理工大學建築學院(ETSAM)、聖賽巴斯蒂安理工大學建築學院(ETSASS)、丹麥皇家建築藝術學院(KADK),而當初吸引他來台灣的原因竟然非常單純:「因為我想學風水。」

在馬德里生活時,Lain經常造訪一間台灣老闆開的素食餐廳,從他口中聽聞東方世界有一門探究建築與能量流動的學問,這和Lain在西方建築界中所學的技術結構(technique)、功能性(function)和美學(aesthetics)相當不同,引起他的高度興趣。

2009年,他買了張六萬元的機票,報名了南投易經大學的課程,打算來台唸書半年,「沒想到,我來台沒多久就發生八八風災,是台灣五十年來最嚴重的風災,我的學校課程也被取消了,怎麼辦?我該回去嗎?」為了不浪費機票錢,他索性報名了中文語言課,等下一個學期的風水課開班。這一切就像是電影一開演就劈頭而來的風雨,開啟了Lain在台灣生活的序幕。

第二幕來得也相當戲劇化。經由在西班牙建築圈的朋友建議,Lain參加了高雄海洋文化流行音樂中心的國際競圖,他與團隊竟然擊敗全世界一百四十多件作品,最後與台灣建築師劉培森領軍的日商平田晃久團隊雙雙入圍決選時,脫穎而出。「我完全沒有在台灣工作的經驗,這個案子的成功很幸運,後面也因此來了許多案子,我就決定落腳台灣創業了。」他的公司IMO集結了巴賽隆納、京都和台北的建築師團隊,形成以國際人才為基礎的事務所。

 

「服務導向」的台灣建築師工作常態

 

只是,接下來的劇情可就沒這麼順遂了。頭幾年,他馬上感受到與台灣建築圈的格格不入,「我感覺台灣建築圈自成體系,作為一個外國人很難打入。」 好在他學得一口流利的中文,又冠有國際競圖成功的光環,讓他有機會任教於淡江大學,慢慢拓展了在地人脈,如今他除了在東海大學建築系任教之外,也到台科大、師大、文大等學校演講。

投身教育更讓身為外國人的他有了許多的感觸,其一是語言的重要性:「如果你想在台灣有所發展,你必須會講中文,才能夠了解你的夥伴和合作對象的思維,才能彼此信任和尊重,讓任務完美達成,而教學方面也要用中文才能讓學生吸收我的授課內容。」

再者,他發現台灣的人才並不好找。就職場環境而言,仍相對重視輩份倫理,「上面說的才是對的」的狀態讓許多資淺員工沒有表現機會,年輕一輩因此更沒有熱情和獨立作業能力,優秀人才也自然外流向薪資更優渥的他方。對Lain來說,他認為不論資深資淺,團隊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價值。

就消費市場而言,台灣的建築師往往是服務導向而非專業導向,因為許多客戶抱持「有錢就是大爺」的心態,建築師好像只是來畫圖的,客戶也經常不遵守合約,讓建築師淪為弱勢。他以西班牙為例,客戶與建築師簽約後,後者會將合約遞交給建築師公會,如果客戶後來想更換建築師,卻未與原先的建築師協議解約,其他建築師不會同意與該客戶簽新約,這種機制能保障建築師的專業不致淪為白工,因此讓建築圈生態能穩定運作。

 

缺少對建築專業的尊重,台灣客戶較不願承擔創新的風險

 

「我在西班牙唸建築花了七年,周遭只有兩成的學生能取得建築師證照,從禮拜一到禮拜天、每天從早上七點到晚上十一點,我都在唸書,這就是我想成為建築師的熱誠,也是我想為國家服務的熱誠。」然而,反觀台灣許多志趣不明確,以考試分數分發而進入建築系的學生,他們被動地遵照老師的指示與邏輯,與西班牙建築系學生「我為人人」的心態大相逕庭。

Lain拿出筆電展示幾份向台灣客戶提案的厲害建案,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即使成功拿下競圖,客戶卻常常大改設計圖,不顧競圖時建築師提出的設計概念,一味要求將設計修改得更保守,避免任何大膽創新的設計,只因為不想在美學上承受任何遭質疑的風險,他無奈道:「如果一個社會沒有準備好,不管請多厲害的建築師來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在西班牙,我們認為建築工作是對社會的一種奉獻,因為大家都相信經由建築師的專業,會讓社會更美麗。」Lain一再強調建築師的價值,而這份價值在台灣社會長久以來不受尊重,這也會嚴重影響台灣未來建築人才的養成。

 

「台灣年輕人想改變的渴望,給予我莫大的機會」

 

故事讀到這裡,是什麼讓Lain想繼續留在台灣撰寫新的篇章呢?「台灣年輕人『想改變』的渴望,給予我莫大的機會。」Lain說得真摯,「我還是遇到許多想向前邁進的台灣人,他們讓我覺得,我還是可以抱有改變台灣建築設計的理想。很多事情必須先做,讓別人看到了,才能讓他們了解到原來許多事情有其他解決的方式。」去年他在東海大學創辦了TED X 東海,今年六月將會舉辦第一場活動,「許多有為的年輕人加入籌備,他們是讓台灣前進的力量。我相信台灣會更好。」

他接著提出一項讓公共空間更美好的建議,而這份提議與英國建築大師湯瑪斯·海澤維克的說法不謀而合,也就是「推己及人」的概念。「我在德國觀光時發現路上很多漂亮的花,人行道或者住家外頭都是,這些花不是單單給自己,更是給外人看的。台灣被稱作福爾摩沙,GDP和教育程度都很高,還是世界上最友善的國家之一,為什麼公共空間卻不好看?為什麼人們覺得室內設計很重要,卻不見得對公共空間有同感?」他點出當人人都在抱怨城市美學時,卻忽略了自身的態度就會影響城市整體的美感。

今年台北市成為世界設計之都,Lain表示城市的樣子取決於社會對美觀與實用價值的選擇,「每個城市都會有自己的特色,即便建物很像,但是社會需求不同、建築設計公司不同、居民文化不同,整體型塑出來的城市樣貌就是不一樣,像永康街這樣高高矮矮的街景,保有新舊混雜的樣貌,這很難在其他地方複製,因為每座城市變革的速度不同。」

他也看好年輕一代對美感的要求逐步提升,這也說明了為何台灣有許多設計感很強的咖啡店,因為年輕人雖然擁有的社會資源相對少,或許難以輕易改變大局,但至少能從自己的咖啡店來實踐自身美學,「建築美學的推進會相對緩慢,往往都是十年建設,但這樣的文化底蘊本來就需要時間來養,不能操之過急。」

 


 

About Lain Satrustegui 伊萊恩

擁有完整建築師學經歷,曾就讀西班牙馬德里理工大學建築學院(ETSAM)、聖賽巴斯蒂安理工大學建築學院(ETSASS)、丹麥皇家建築藝術學院(KADK)。於2009年來台,現為IMO建築暨設計事務所的合夥人,以及東海大學建築系客座助理教授。

他曾榮獲2014林口下福市民活動中心建築競圖首獎及2014台北氣象站建築競圖首獎。

 

One thought on “西班牙建築師:台灣人想改變的渴望給予我莫大的機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