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for Future」:順發3C量販的公益轉型

DavidProfile-02專欄作家: David Willson 
David's Beyonder Story
Shoa-Hua Profile-02
譯者:王紹華 Shao-Hua

 

我最近認識了一群年輕學子,他們參與了時代基金會的「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畫」,這個具前瞻性以及啓發性的計劃,意在教導台灣大學生創業家精神,而我今年則有幸參與該計劃擔任業師,協助輔導學生。

這些年輕人來自台灣各地不同的大學,他們對我的協助總是充滿感激,而當我同樣感謝他們的付出時,他們總是謙虛的應對,我得說我「輔導」他們時常常自慚形穢,總覺得自己從他們身上學到的,遠多過於我給他們的。他們對社會充滿了熱情,希望可以改變社會、走出和父母不一樣的路,在我對台灣的經濟、教育和青年願景感到失望之際,和他們交流讓我能重新抱持希望和信心。(Dots團隊,如果你們正在讀這篇文章,你們真的讓我印象深刻,而且對我有很大的啓發!)

 

在老一輩的企業領袖身上,這種願意改變世界的動力往往十分少見(不過也有些少數的例外,我將會在此專欄逐一介紹),而順發3C量販的董事長吳錦昌就是我所說的特例。

猶記第一次見面時,吳董事長平易近人的處事風格就讓我印象十分深刻。他為人謙遜(每次我們見面時,他都簡單穿著牛仔褲和公司Polo衫),他致力於推動企業社會責任,不只投資公司的錢,更不惜自掏腰包。

在攻讀EBMA學位時,吳董事長體認到要改變世界,光靠政府是不夠,必須靠坐擁各種資源的公司企業。於是,他決定鼓勵公司行號成為負責任的企業公民。

在這樣的背景下,吳董事長於2010年將自己的公司轉型成公益型企業,以期幫助台灣的弱勢孩童。

同時,他也設立了一個叫做「20 for Future 公益企業聯盟」的機構,其訴求是希望成員捐出至少20%的利潤作公益。想當然爾,順發是第一個入會成員,隨後另有七家公司響應。

截至今日,「20 for Future」成員的總捐款達到了1億8千萬台幣,造福了超過19萬名台灣學童。

 

順發3C量販的董事長吳錦昌設立「20 for Future 公益企業聯盟」鼓勵入會企業捐款,現已造福了超過19萬名台灣學童。(圖片來源: 順發3C量販)

 

吳董事長之所以決定將重心放在幫助弱勢孩童,是因為「他們無法決定自己的出身,孩子是無辜的。我們的社會常常怪罪孩子的父母,或認為這些孩子的困境在某種程度上是咎由自取,但事實並非如此,許多孩子的父母辛勤工作,但因為收入僅為最低薪資,只能勉強糊口。」

吳董事長對捐款的使用有自己的想法,希望錢可以直接用來幫助人;他認為透過非政府組織等機構運用捐款,不外乎浪費了一筆機構營運費。因此,他利用政府的「學校教育儲蓄戶」網站,透過學校老師直接列舉回報,瞭解學生需要什麼樣的物資,這些物資也許是鞋子、午餐、課業輔導,或是各種一般人唾手可得的事物。網站獲得的捐款全數直接用來幫助這些學童。

在這方面,我個人和吳董事長的看法有所出入:我認同有許多人的確需要一些直接性的幫助,但是同時我也認為非政府組織和其他類似機構即使運作有成本,但是也可以改變社會,實踐重要的理念,這並非一無是處。志在改變社會,為非營利處織工作的人,仍有權利賺錢養家,幫助社會的權利並不是只屬於有錢到不需要收入的人。

我也深信,直接的捐助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俗話說的「給他魚吃」,提供他一天的溫飽,但如果能「教他釣魚」,卻可以讓他一生不愁吃穿。

本著這樣的出發點,我們自己的基金會(譯註:全球青年天賦社會責任基金會)就強調長遠且有系統的影響,以利打破貧者皆貧的循環。我們強調傳授給年輕人領導力、思辯、溝通技巧,與團隊合作等等有助創業的技術能力,希望他們在現代社會中可以站穩腳步、成功發展。

當然,這兩種觀點都有其必要性。基本的溫飽、獲得教科書等需求當然優先於其他技能訓練,但是我相信要培養技能才可能脫離對基礎物資的依賴。貧窮循環(也就是家貧者子孫亦貧的現象)是很難克服的,我深信唯有教育和技術培育可以戰勝此惡性循環。

這種系統性的改變需要龐大的資金,而且是長期性的計劃,往往數十載才會有些許的成效,不僅很少有鏡頭得以捕捉的精彩畫面,也不容易帶來明確成就感。因此,根據我個人經驗,要吸引資源投入這塊往往困難重重,畢竟多數人還是比較喜歡建蓋一座圖書館等立竿見影的方式。

我認為只有系統性的改變,弱勢孩童才有機會不依賴我們捐助鞋子、課本、食物等物資。

 

教科書等基本需求的捐助是必要的,但除此之外,企業是否可能進一步思考如何利用本身專業來執行企業社會責任?(圖片來源: 順發3C量販)

 

即使吳董事長和我在這點上意見相左,我們絕大部份的想法是一致的。他曾說道:「一個人對社會的貢獻不是取決於他捐了多少,而在於社會受惠了多少。」從社福相關的角度來看(不管是慈善、社會企業,或企業社會責任等各種幫助社會的方式或計劃),他的說法非常能引起我的共鳴。

很顯然地,吳董事長的經商思維重視數字和成果導向,而我也完全同意成果是一大重點。

我相信全台灣幾乎無人像吳董事長一樣對企業社會責任如此念茲在茲。事實上,他在去年底榮獲了全國好人好事代表「八德獎」,此獎項創立於1958年,代表台灣國內對社會貢獻的最高榮譽。

而在順發3C量販的店面中,也不難發現「20 for Future」計劃對公司的深遠影響。不但員工們身著活動T恤,到處也可看見活動海報與掛旗,而消費者結賬時也可以選擇公司捐款所捐助的單位。「20 for Future」的影響處處可見,訴說著受幫助孩子們的動人故事。

 

「20 for Future」致力於作慈善,但是這樣的計劃是否就是我經常強調的「有策略的企業社會責任」呢?這點我有所懷疑。抱歉,儘管在台灣大家不喜歡發表異議,但我仍相信不同的意見是進步的根源,也不會因此抹煞現有的豐碩成果。

回到吳董事長的那句話,他強調人的貢獻價值取決於他人受惠的程度,我認為這樣的說法也適用於企業。儘管順發的貢獻有目共睹,但我仍以為他們可用更有效率、更有影響力的方式來造福社會。

我極力倡導企業利用其專業來執行企業社會責任,而非只是提供慈善捐款。當然,弱勢孩童的確需要慈善捐助,只是我認為如果順發能運用企業本身的專長來幫助社會,將可以做出很多目前未能達成的貢獻。

順發是科技業和零售業的專家,想想看,如果這些專業可以用來幫助弱勢孩童和其他有需要的人,這樣影響想必更為深遠,可以造福更多人。

例如順發可以利用內部現有資源提升科技教育的品質,請公司專業人員就近和學校合作。從我自己兒子的就學經驗看來,台北公立學校的科技教育實在讓人不敢恭維(台北以外的其他地方我就更不敢想像了)。從教育著手,可以從根本幫助這些孩子,讓他們俱備21世紀職場必備的技能,甚至可以強化台灣的國際競爭力,影響無遠佛屆。

又如,因為順發擁有大量零售專業人才,可以推出相關計劃,幫助許多有意創業開店的青年:不論是咖啡館、服飾店等,在他們創業的路上助其一臂之力,甚至有可能讓他們走出貧困。

當然,順發的貢獻已經對數十萬的年輕人有深遠的影響,這點順發當之無愧,但我仍然覺得若有策略可以更加善用企業專長,影響會比捐出部分盈利(當然這絕對是一番美意)更為深遠。

 

One thought on “「20 for Future」:順發3C量販的公益轉型

  1. Just wish to say your article is as amazing. The clarity in your post is simply spectacular
    and i could assume you are an expert on this subject.
    Well with your permission allow me to grab your
    RSS feed to keep up to date with forthcoming post. Thanks a million and please carry on the rewarding wor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