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61年4月12日,人類首次登上太空……

Sanza-02專欄作家: Sanza Bulaya  
Sanza's Beyonder Story
Stephane-02專欄作家: Stéphane Ferrero
Stéphane's Beyonder Story
Carsten Profile-02
譯者:卡斯頓

 

1961年4月12日,蘇聯太空人尤里·加加林成為第一位登上太空的人類。他登上蘇聯的東方一號太空船,爬升至離地表187英哩的高度,在持續108分鐘的航行中,完成繞軌地球一圈的任務。蘇聯此次的驚人成就,讓美蘇之間的太空競賽更加白熱化。美國總統甘迺迪隨後在1962年發表公開演說,目標在1960年代結束之前,送美國太空人登月。

 

SB: 你相信有外星人嗎?

SF: 你是說,源自另一個星球的生命嗎?這問題看似簡單,但其實很複雜,很難有明確的答案。幾天前,我看了一部紀錄片,我記得是在說:為了找到存在於其他星球的外星人,我們必須探索太空。所以,就這個角度來看,我們討論的是個複雜且關鍵的問題,也就是太空運輸系統。我們要如何在太空中旅行呢?

SB: 太空運輸系統相關的探討與研究也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了。來自世界上各個頂尖太空單位的科學家與工程師,這些地球上最聰明的大腦,都投注於這項研究之中。聽說太空競賽已不只侷限於美國與俄國之間,現在連歐洲與中國也都加入了這場賽事之中……多方角力之下將使研究與創新的發展更加快速,最終得以更加改善與太空運輸相關的科技。

SF: 最終……這邊的重點在於,要把太空的浩瀚無際納入考慮。我的意思是說,從人類的觀點來看,我們都是以時間和空間去討論無限這個概念,換言之,即便在離地球很遙遠的某處,有其他形式的生命存在,我們目前仍然沒有能夠抵達該處的科技。就探索太空而言,距離是關鍵,要人類以過往的偉大探險家曾經探索地球的方式,來探索太陽系之外的新領域,並且回報調查的結果,這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 要我們前往太陽系之外的地方並且返回地球,所需要的時間遠遠超過人類的壽命。 

SB: 當然,雖然現存一些技術上的限制,但我們無法阻擋人類的天性:好奇心與挑戰極限,就是我們基因的一部分。例如說,關於宇宙的知識,一直是人類難解的謎團。我們理解宇宙的方式,深深影響了心靈、宗教、哲學、文化和教育這些領域。以星象學為例,有多少人問過你的星座?

更有趣的是,基於「進步史觀」,一直以來投注於理解宇宙的資金是多麼的龐大。講白一點,大家都知道,冷戰時期的太空競賽,是藉由不斷研發新科技工具來建立新世界秩序,更精準地說,是西方與東方之間在爭奪對第三世界的主導權……

SF: 沒錯,在某個層面上,我覺得將大量資金投注在太空競賽只有兩個好處。第一個是,透過累積對於地球跟太陽系的大量知識,我們可以用科學的方式發展我們的演化模型,並從一個地球生命物種的角度,去看我們的自然環境。第二個好處是,太空競賽讓我們去挑戰既有的科技與技術,持續帶來進步。多虧這些關於太空的研究,許多關於太空的軟硬體設備,原本是為了探索宇宙、為了能在太空中生存而發明的,這些創新後來都為我們的生活帶來相當正面的改變。

SB: 真的是這樣嗎?哪裡正面了?所謂正面的進步,前提是可以擴及大眾並且對大多數人有所助益。

 

導演史丹利·庫柏力克和演員雷恩·歐尼爾,攝於《亂世兒女》(1974)拍攝現場。(圖片來源:http://goo.gl/PbaUHI)

 

SF: 好,我知道你的意思。讓我們來聊聊《亂世兒女》這部電影吧……

1975年上映的《亂世兒女》是美國導演史丹利·庫柏力克所執導的電影,故事是發生在18世紀的英國。 你一定可以想像,當時的英國是沒有電可以使用的,所以當太陽下山但人們想繼續做事時,要怎麼辦呢?他們就只能用蠟燭。的確,晚上在家時,靠蠟燭就可以帶來足夠的光線了……回到電影《亂世兒女》,有趣的是,導演非常想在電影中重現和當時一樣的照明環境,所以你可以想像得到,他們在電影擺設中使用了蠟燭,而沒有使用任何人工打燈設備。

SB: 好……所以你的重點是?

SF: 我想說的是,當你使用蠟燭這種光線照明時,作為專業視覺影像工作者,為了順利產出視覺作品,不管是照片或者是影像,你一定是捕捉到越多的光線越好。在庫柏力克的例子中,當時拍攝時,他需要使用一些器材,讓他在光源不足的環境中,依舊能拍下使用蠟燭的18世紀日常。因此,他使用了一種特別的鏡頭,這時候科技就扮演了一個很關鍵的角色。事實上,庫柏力克使用的是,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為了攝影月球暗面的太空計劃,而發明的 NASA f0.7鏡頭。現在你瞭解我的重點了吧,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顯示電影工業也受惠於太空研究所帶來的科技進步,不只電影工業,自從1975年 《亂世兒女》上映以來,有越來越多緣起於太空競賽領域的科技軟硬體,應用在我們的現代生活之中。

SB: 說得好。講到庫柏力克,我聽說他曾經加入一項有關阿波羅登陸月球的計畫,當時美國總統甘迺迪希望在1960年代結束前,將美國太空人送上月球。有些人說庫柏力克有被要求拍攝一系列美國太空人登上月球的影片,萬一官方登月計畫失敗時,可以作為備案。這顯然是意圖利用電影美學技術來塑造對於太空競賽的認知……就像你所說的,進步和科技可能會扭曲現實,這也是科技發展的黑暗面。當藝術服膺於政治宣傳時,我想我們不能說進步是正面的,表演藝術總是會有自我定位的問題,但它應該是真誠並且不受任何地緣政治美學所驅動的。

 

美國太空人伯茲·艾德林,在執行第一次載人登月任務阿波羅11號時成為第二名踏上月球的人,照片為1969年七月資料照片。(圖片來源:http://goo.gl/fHpjPp)

 

SF: 就台灣的表演藝術而言,以電影技術的歷史來看,台灣籍的美國電影導演李安所執導的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裡頭的電影特效大大推進了台灣電影工業。

SB: 噢,真的嗎?請解釋一下,因為我只聽到一間跟李安合作《少年Pi》的美國視覺效果公司「節奏特效工作室」在2013年破產了……

SF: 這真是令人難過的消息……但是《少年Pi》(2012)的視覺特效真的是一流的,它只用了一個巨大的水槽來拍攝主角「少年Pi」跟一隻孟加拉虎困在救生船上的場景。這項技術是由一間叫「巴比倫泳池有限公司」的台灣公司在台中所開發出來的,這間公司為電影中的救生船漂流場景設計汪洋中的浪潮,並且模擬各種海上天象變化。他們目前經營的還不錯,這是好消息!

SF: 嗯……這是一個在電影技術歷史中的台灣美學技術傳奇,真是厲害!想必庫柏力克先生會喜歡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