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德在台北:哪裡好吃又好畫?

Ted Profile-02專欄作家: Ted Pigott 
Ted's Beyonder Story
Wendy Su Profile2-02
譯者:蘇雅薇 Wendy Ya-Wei Su

 

許多年前,我還是在印第安納州西北部長大的小鬼。當時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是《洛城生死鬥(To Live and Die in L.A.)》,我甚至買了黃鐘樂團(Wang Chung)寫的電影原聲帶(錄音帶),鋤草的時候就用隨身聽放來聽。有時我會想像,要是能住在洛杉磯這座「天使之城」的陽光和棕櫚樹下該有多酷。幾年後,吐派克‧夏庫爾(Tupac Shakur)還發行了與電影同名的歌曲。

結果我並沒有搬去洛杉磯,但許多年後,我來到了另一個有棕櫚樹的陽光城市──在太平洋的另一端。說來有趣,這個城市的英文名字也是兩個音節,而且跟洛杉磯的英文簡稱押韻。我說的當然就是台北。

在台北住了幾年後,有一天我騎機車穿越車陣時,腦中突然閃過一個點子:嘿,我為何不在這兒上演「台北生死鬥」呢?這個標題不是很適合我在台北的生活嗎?

後來我又好好想了一下。在台北生活很棒,但我不想死在這兒(至少讓我再好好活個好多、好多年),而且說真的,我的生活並沒有那麼光鮮亮麗、驚險刺激,我不像電影裡的角色,不是秘密特務也不是偽幣製造商,我也從來沒在高速公路上逆向飛車追逐過。

我在台北的生活重點到底是什麼?在這座我稱為家的城市裡,我最常做什麼?

好吧,我確定我喜歡在台北吃東西。除此之外,放下畫筆好幾年後,那陣子我也重新開始作畫了。

那麼「台北吃與畫(To Eat and Draw in Taipei)」如何呢?

這個標題確切描述了我的興趣,而且仔細研究後,我發現這標題也可寫作「To Eat and Draw in Taipei」,簡稱「泰德在台北(TED in Taipei)」。

太貼切了!於是這成了我的生活新主題。

從那之後,我花了很多時間在台北吃喝作畫,過程中,我也培養出一些相關的想法和建議。

 

吐司利亞,泰德最喜歡在台北吃喝畫畫的餐廳之一。/ 圖片來源: Ted Pigott

 

首先,我在台北任何地方都能吃喝畫畫,不管是夜市、牛肉麵店或坐小凳子的熱炒店,還是經典牛排館或高檔跨國料理餐廳。

然而我也注意到一些小規模的「自營餐廳」必須仰賴高翻桌率才能提高獲利,這些店家通常希望客人「吃完就走」,我也不希望吃完飯後還佔著桌子畫畫,影響到他們的生意,因此我通常不在這些小餐廳花太多時間畫畫。

我想在台北吃吃畫畫時,會注意以下幾項重點:

舒適的周遭環境和宜人的氣氛:我知道食物本身當然很重要,一家水餃店的老闆曾告訴我,「氣氛又不能吃。」

但是如果我要坐下來,花超過一小時吃東西和畫畫,我會希望找有個性的餐廳,最好周遭環境有用心布置。請注意,我不是要求裝潢華麗豪華,而是宜人舒適。

不錯的景緻:看什麼都好:窗外的街道、對街的公園、繁忙的路口。我習慣畫餐廳窗外的風景,而且我每次都要求坐靠窗的位子。

或者更好的選擇是……

戶外座位:可以的話,我總是希望坐在戶外。

不知為何,通常沒有人想坐在戶外,因此我很容易找到座位,一個人佔據一張桌子也不需要不好意思。

尤其好天氣的時候,我喜歡坐在室外吃東西作畫,即便只是中庭或陽台上的小空間,我也會盡量選擇在戶外用餐。

美味的食物:我想這不用多解釋,我喜歡去食物美味的餐廳,或至少要有我喜歡吃的食物。

我並非什麼都吃,但只要喜歡上了,我就真的很愛吃──而且吃很多。我喜歡的食物包括披薩、起司漢堡、水餃、鐵板燒、炸雞和牛肉麵,還有一些別的。

曾有人嫌我吃太多西洋食物,但我不這麼想。對我來說,食物不分西洋或東洋──重點是「泰德喜歡的食物」。我喜歡吃的食物能讓我開心,我想你可以稱之為「泰德的舒心食物」。

好聽的音樂。我畫畫(和吃飯)時喜歡聽音樂。不是調到最高音量用喇叭大聲播送,而是在背景流瀉,增添用餐氣氛。音樂聲量應該大到足以讓人享受,卻又不過分惱人。我特別喜歡餐廳播放我沒聽過的新音樂。

優良的服務。對我來說,好服務不是鞠躬、卑微的態度,或在客人進門時高喊歡迎光臨。我喜歡店家對我露出真誠的笑容,並在我有特殊需求時配合我,然後就別打擾我了!

當然,時不時有人關照感覺不錯,但我還是最喜歡獨自一人在我的位子作畫。

佐佧比薩的戶外座位。泰德吃喝作畫時總偏好餐廳的戶外空間。/ 圖片來源: Ted Pigott

 

綜合上述條件,以下是我現在最喜歡在台北吃喝作畫的幾間餐廳。

  • 吐司利亞:我想在台北吃喝畫畫時,這家店符合我的所有需求:永遠高品質的美味食物,不管點菜單上哪一道菜都不會出錯;無微不至的服務,但又注重客人的個人空間;簡約的裝潢,以及出色的音樂。最棒的是,二樓有個小小的「祕密花園」,提供小陽台上的座位。我在吐司利亞最喜歡坐在這兒,畫陽台上的花。[聲明:我的一些畫作正在這裡展覽,店主則是我的朋友。〕

 

  • Woolloomooloo(WXY)信義店:在這裡能喝到全台北最美味的白咖啡,也能吃到數一數二的麵包和烘培食品。建議跳過一樓和二樓室內的共享大桌,因為午餐時間可能太吵。請店家讓你坐在二樓室外的小露臺,俯瞰信義區。露臺周圍環繞漂亮的矮牆,種了不少美麗的花朵,午餐時分陽光會灑落在座位上。

 

  • 佐佧比薩:想吃披薩時,選這家店絕不會錯。店主、店主家人和工作人員都非常友善。我喜歡戶外的小臺子,可以坐在這兒,欣賞午休時分魚貫而過的人潮。這裡有些漂亮的灌木植木可畫,甜點也非常美味。

 

  • 社區公園:不想太傷荷包時,我喜歡在點綴台北市社區的小公園野餐畫畫。我通常會先挑一個公園,再從附近的餐廳或攤販外帶食物,帶到公園野餐。公園有很多植物和路人可畫,而坐在室外吃東西總是很舒服。眾多公園當中,我特別推薦永康公園、連雲公園和溫州公園。(有時我喜歡騎腳踏車到台北陌生的一角,在我碰到的第一個社區公園野餐畫畫。)

 

午餐、素描、白咖啡 @ WXY的二樓室外小露臺。/ 圖片來源: Ted Pigott

 

以上只是我喜歡在台北吃喝作畫的幾個地方,但我永遠在尋找新的餐廳和咖啡館。

因此如果你有推薦的餐廳,歡迎告訴我。你可以傳訊息給我,在我的臉書畫作粉絲頁(Ted Pigott Art)或Instagram(ted.pigott.art)留言,或在這篇文章下留言。

 

過去年少無知時,我以為過「洛城生死鬥」的生活會很酷。

然而現在年紀稍長,我認為人生的重點不是在時髦大城市過光鮮亮麗的生活,而是不管住在哪裡,都能活出自己的人生。

當然,我們都得過活,而總有一天,我們都會在某處過世。

但在那之前,何不在你居住的城市,做你最熱愛的事呢?對我來說,我就是要盡可能在「台北吃與畫」。

 

6 thoughts on “泰德在台北:哪裡好吃又好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