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模範生:Mars Catalyst瑪氏食品催化團隊

DavidProfile-02專欄作家: David Willson 
David's Beyonder Story
Shoa-Hua Profile-02
譯者:王紹華 Shao-Hua

 

農曆新年期間,台灣許多企業都在放年假,而我的工作重點也轉向不受台灣假期影響的外國客戶。在重返國際化工作環境的同時,我也不禁開始思考:到底哪些企業有徹底落實策略性的企業社會責任(CSR)?

原本我打算介紹一些台灣企業的成功CSR案例,但是既然農曆年間台灣人都休假去了,我就來介紹目前我所見過,CSR策略做得最成功的模範企業——瑪氏食品。

瑪氏食品名列世界最大的私人企業,銷售額達330億美金,旗下知名品牌包含瑪氏巧克力、M&M’S巧克力、士力架、 班叔叔米飯、Extra口香糖等等。經營瑪氏集團的家族致力確保企業永續經營,同時早在五十年前就確立了五個運行方針:品質、責任、互惠、效率、自主。

在我們去年底籌辦的CSR策略會議中,我特別邀請了瑪氏食品企業的新興市場催化團隊主任Clara Shen擔任主講人。Clara不但是此行業的箇中高手,也是有縝密規畫的行動派,更展現了改善世界的熱情,她不是那種什麼都不做,乾等著世界會變得更好的人。而在充滿熱血赤誠、希望改善世界的人群中,我對Clara印象特別深刻。

 

DavidWilson-Column1-Clara Shen

Clara Shen @ 2015年利眾性企業社會責任論壇(圖片來源: David Willson)

 

瑪氏食品催化團隊(Catalyst @ Mars)於1950年代中期成立,當時用意是成立一個智庫,整合政府單位、消費者、批發商、供應商、員工、同行對手、股東等等不同團體,徹底落實瑪氏家族於1947年訂定的「互惠互益(a mutuality of service and benefits)」商業決策方針。這點和一般多數企業一味追求最大獲利的心態很不一樣,也促使瑪氏企業進一步推出各種改善社會的企劃。

過去60年來,瑪氏食品積極打造與定義互惠概念,並將其應用於商業思維與行為。近年來,他們更與合作夥伴共同推出「互惠經濟(Economics of Mutuality)」的概念,希望取代知名美國經濟學家Milton Friedman在1970年時所推崇的想法,認為企業僅是為了股東的利益而存在:「企業唯一的社會責任,不外乎增加收益,讓股東荷包滿滿。」瑪氏食品催化團隊協同英國牛津大學等其他學術機構合作,希望創造可靠的學術框架、具體呈現永續商業經營的概念;如此不但有利其他企業跟進,也可證明唯利是圖並不是企業存在的唯一目的。

其中,我最敬佩的,是瑪氏食品催化團隊堅定的信念,他們深信企業不應只考慮股東,更應讓所有周圍的人受益。

反觀台灣,約有65.5%的上市公司屬於家族企業。我認為這個現象也解釋了為何多數台灣公司面對員工、合作夥伴,和整個社會,只願意履行法律要求的社會回饋,認為達到低標即可。根據我的觀察,這些家族企業往往貪婪無厭,不但不在乎和社會彼此互惠,甚至是對社會造成傷害也毫不在意,這些案例在我們的生活中比比皆是:從食安危機到黑心建築,原因就是許多企業眼中只有獲利。瑪氏食品和這些企業迥異,身為世界最大的家族企業,他們重視互惠而非追求最大利潤,對他們來說,重視企業責任是成功的根本。

催化團隊這種互惠經濟的思維非常有說服力:「過去幾千年的經濟史讓我們學到,永續繁榮的三個要素,是經濟系統中要有供給所需的工廠、生產的人力,以及流動的資本。」

1970年代是企業追求獲利的高峰,當時資本短缺不足,但勞力資源充足,人們也普遍相信資源十分豐富。

「然而,現在的情勢已大不相同,我們擁有充足的資本,但是資源和人力卻面臨短缺,無法應付新興的工作型態;同時,一般的企業思維也還沒跟上這種局勢變化。」

執行企業永續的方式,是要屏棄過去唯利是圖的觀念,確保在做生意之外,企業對社會整體都有所貢獻。當然,股東還是要賺錢,只不過獲利不應是企業運作的唯一目標。

 

 

說到這裡,與其一直鑽研理論,不如直接看實例:瑪氏食品的催化團隊以互惠經濟的角度出發,執行了一個先導計畫,我們可以從這案例中見微知著,以了解我所謂的企業模範。

催化團隊利用新的商業模式來執行先導計畫:透過人力與社會資本的控管,在奈洛比和馬尼拉的貧民區創造雙贏的金融資本共享。

這種方式為公司本身創造了良好的契機,讓瑪氏食品得以打入龐大的金字塔中底層市場(基本上,這代表了幾十億每日收入僅數美元的龐大人口;更精確地說,是全球近一半的人口)。這項計畫的宗旨就是互惠:瑪氏食品提供人才培育訓練,在極為貧窮的社區中協助有潛力的「微型企業家」,藉此提高當地整體收入,讓這些地方社群得以自立更生

以肯亞奈洛比為例,過去幾年,奈洛比的失業率超過40%,其中青年失業率更達75%以上;當地電力供應不足,更遑論道路、下水道等基礎建設。過去幾年,瑪氏食品在奈洛比的赤貧區推行先導計劃,提供銀行服務、創造數據收集,同時也創立健全的企業家培訓課程,培育出近500位微型企業家,他們多數為女性,且成功透過瑪氏的計畫大幅改善了自己的社經狀況。

此計畫最終目的,是在這些貧窮的地區創造新的市場,推出民眾會想要的商品,並提供銷售技能訓練,讓小型企業賺錢、進而打造自己的小店。當然,實際情形比紙上談兵複雜得多,例如在計畫初始時,這些新興微型企業並沒有現成的基礎物流設施方便他們進貨,所以就需要有其他微型企業家學習這個環節,來打造出完整個供應鏈。另外,當地也沒有銀行系統,所以瑪氏必須和其他非政府組織合作,為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新創提供微型信貸,同時他們也和當地電業業者及大學合作,收集相關數據資料。

瑪氏先導計畫獲得極大的成功和迴響,促成了瑪氏和地方社群的雙贏局面。事實上,此計畫帶來的平均收益遠高出瑪氏食品在肯亞其他的商業活動,躍居瑪氏在肯亞的主要營收來源。

在此計畫取得空前成功的同時,瑪氏也正籌備擴展規模,在非洲、東南亞、甚至已開發市場的特定區域實行類似計畫。

這些地方社群缺少許多已開發市場擁有的傳統機構,但瑪氏食品的計畫提供了優良的機會,善用既存的社會結構,促進商業交流,進而減緩貧窮問題,讓社群興盛繁榮。而商業活動所得的利益,由瑪氏食品和此商業鏈上所有成員共享,這也正是讓CSR策略成功且永續的關鍵

 

Catalyst @ Mars: 在肯亞執行的先導計畫 (圖片來源: “Introduction to Economics of Mutuality Research at Mars” 影片)

 

說到這裡,有些讀者可能會認為瑪氏的計畫不外乎是在做慈善,更可能是大公司剝削小蝦米,還聲稱是在做幫助弱勢的公關活動。我不怪有這些想法的人,我也知道,有不計其數的公司行號,假惺惺濫用幫助社會的名號,實則對社會漠不關心。瑪氏的計畫卻完全不是如此,從上到下所有參與其中的人都抱著互惠的信念,誠摯相信企業在賺錢之餘,也可以對社會人民有所貢獻,這是一個運作良好的新企業模型。

這種企畫的中心,源自一股創造實質利益、讓各方分享的慾望。當獲利不再是企業唯一目標時,要發展其它的評量準則,才能在傳統的營收指標外,有效測量企畫成功度。新創的增加、社會和諧、社群融合互信、增進有利商業行為的服務等等,都在過去幾年內,成為新的管理評估指標。

這也許不是個有趣的主題,看起來也不是思想上的重大突破,但是不可否認的,催化團隊成為領頭羊,為公司行號創造了新的目標:如果此團隊成功讓其他企業了解互惠經濟的好處,這看似微小的轉變,就真的有改造世界的力量。

我和Clara的談話總讓我充滿了信心希望。她的團隊不是一群空作白日夢的人:他們每天都努力向其他企業證明他們的理念有其道理,而且也值得其他企業跟進,這種CSR策略讓我佩服,我認為企業模範的頭銜他們當之無愧。

文章篇幅有限,而催化團隊的思維既廣又深,如果你真的有興趣,不妨看看他們的部落格CatalystCuratedContent.com,透過豐富的資源、生動的影片,進一步了解「互惠經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