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2006年3月21日,推特誕生……

Sanza-02專欄作家: Sanza Bulaya  
Sanza's Beyonder Story
Stephane-02專欄作家: Stéphane Ferrero
Stéphane's Beyonder Story
BT Profile-02
譯者:Beyonder Times

 

那一年的三月……

SB: 你怎麼測量東西?

SF: 用工具呀:用尺量距離、用溫度計量溫度、用磅秤量重量…… 舉例來說,在攝影棚拍照時,我會用測光器,它就是一個簡單的小工具,幫我測量閃光燈需要設定的強度。這其實是每個攝影師必備的工具,要拍出好照片一定要掌握光的狀況。

SB: 了解…… 所以測光這件事在你的工作中很重要,但我想「測量」這件事當然不只關乎攝影,我敢說大部份人都會用手錶來估算時間,而現在又多了許多新的科技工具與設備,所以測量這件事也開始改變了,你有Apple Watch嗎?

SF: 我懂你意思,我沒有智慧型手錶,但我知道這股潮流,現在什麼東西都是「智慧型」,我們已經活在一個新的世界了…… 講到這個,你知道推特(Twitter)是在十年前,也就是2016年的三月推出的嗎?你想想看,推文(tweets)已經有十年歷史了,我們已經完全習慣用這種即時網路訊息來創造、報導,和分享各種資訊和新聞。

SB: 看看我們周遭的各種智慧型裝置,真是太瘋狂了,才不過十年的光景我們已經變得這麼依賴智慧型科技…… 這其實也讓我想到剛剛講的「測量」這件事。

SF: 為什麼?用推特能測量什麼?他又不是單位工具……

SB: 這兩件事當然有關係!現在大家就是把推特當作一種測量工具。我之前看到一篇文章,在講美國的一個團隊做了一些研究,運用推特的推文來測量某特定地區的新聞傳播速度,太扯了!我們只要觀察關於某個事件的「主題標籤(hashtag)」成長數量,就可以清楚看到該事件傳播發展的狀況,也就是說,社群媒體可以反映出真正的擴散效應,對潮流發展與分析來說,是非常有用的資訊。以科學的角度來說,這實在太聰明了!

SF: 的確,推特是最多人使用的社群媒體之一,從2006年三月到現在的十年間,已經累積了許多用戶,不管我們喜不喜歡,現在早已是社群媒體的年代了。包括推特在內的許多社群媒體已經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份。想想還蠻有趣的,二十世紀的時候我們還在說媒體是除了立法、行政、司法之外的第四權,如今,很多時候媒體好像變成一權獨大了,什麼都是媒體導向!

SB: 你真的這麼覺得?

SF: 你知道時尚名牌Burberry吧?

SB: 知道啊,那個英國牌子……

SF: 他們最新的「This is Brit」香水廣告,邀請了布魯克林Brooklyn Beckham來擔任廣告攝影師,就算你對這個名字不熟,他的爸媽你一定知道:前「足球金童」與時尚icon貝克漢David Beckham,以及前辣妹合唱團成員、現為自創品牌的時尚設計師維多麗亞Victoria Beckham。所以,布魯克林能成為時尚產業的新寵,就是因為他的爸媽晉升到了所謂「名流」的高社會地位。除了他的身家背景,還有一點很重要,他才16歲……

 

大衛・貝克漢(中)、布魯克林・貝克漢(右)、《Vogue》雜誌編輯安娜・溫特Anna Wintour / 圖片來源: http://goo.gl/azfgsQ

 

SB: 真的假的?也就是說,這位16歲的攝影師沒有任何相關實際經驗,就成為了Burberry香水廣告的攝影師?我雖然一直都認為年紀資歷和才能並不一定成正比,但是我可不確定像Burberry這種國際大品牌也這麼想……

SF: 我想說的是,像Burberry這樣的知名時尚品牌,會願意讓這麼年輕的孩子掌鏡,是因為找他一定會成功的。

SB: 呃,你的意思是……

SF: 講白一點,布魯克林身為貝克漢和維多麗亞的兒子,也就代表著和業界名人關係密切。現在很少名人沒有在使用社群媒體來和粉絲交流互動,像貝克漢和維多麗亞,只要藉由他們的社經地位,很容易吸引成千上萬的粉絲來關注他們的偶像人生。靠著像推特、臉書、Instagram,或 Periscope這些社群媒體,名人可以輕易和粉絲互動,透過照片影片和粉絲分享自己令人稱羨的生活。就算只是一個簡單的想法、一則談論今天天氣的貼文,透過智慧型手機,都可以成為在全球粉絲間流傳的推文。你可以想像這種在極短時間內接觸到廣大粉絲的能力,是多大的力量。回頭講我們一開始討論的,如果你想要測量你對人們的影響力,就可以用推特或是其他社群媒體來做為測量工具…….

SB: 我懂了…… 推特可以是一種測量工具,用來分析多少人用特定的「主題標籤」,而這個「主題標籤」又可以擴散多快。說到底,推特就是個用來跟隨潮流、甚至是引領潮流的工具。從這個角度來說,就可以理解為何Burberry會邀請布魯克林來掌鏡,因為擁有名流身世背景的他,一定可以吸引廣大粉絲的目光,我必須說,以Burberry的傳播策略來看這是非常成功的企劃,可以將貝克漢一家人的名聲運用的淋漓盡致,進而接觸到品牌在時尚、奢華,與生活產業領域的目標客群。

SF: 沒錯,新興的社群媒體潮流完全解釋了為什麼一個16歲的青少年可以主導一個大品牌的重要企劃,一切都和「測量」有關,將影響力量化後,幾乎可以保證行銷傳播策略的成功,現在許多公司企業都靠使用社群行銷策略來接觸潛在客戶,社群媒體完全是一個做生意的新通路,不僅更快、也不需要太正式……

SB: 對我來說,在藝術文化領域也有一樣的現象,許多美術館、藝廊,與藝術家,都會使用社群媒體來和藝術愛好者互動,我覺得這樣的好處,是讓藝術從業人員得以縮短一般人和藝術之間的距離。

SF: 沒錯,而且我覺得這樣很棒!現在如果我在網路上追蹤的一些意見領袖,對某位藝術家的展覽發表好評,我就會空下時間去看那個展覽。社群媒體簡直成了專業選展人:Bravo!

SB: 但是我也不得不說,社群媒體還是有它的限制,它畢竟是個冰冷的媒體:太快而且太隨性。舉例來說,推特的推文讓粉絲在140字內的篇幅很直接地發表評論或分享意見(有時也會搭配圖片或影像),但有時候要在140字內完整表達一件事是蠻困難的。

SF: 的確是。

SB: 藝術文化領域遇到的狀況在其它領域可能也會發生。社群媒體最大的力量來源就是「溝通」,問題是,現在社群媒體主要的運作方式變成盈利導向,許多人只看經營社群媒體時所產生的、能夠「測量」的數據。我聽說臉書和Instagram都有提供公司行號相關的「測量工具」來達到商業目的……

SF: 這就是數位行銷啊…… 最哀傷的是,現實也因此被扭曲了。在社群媒體出現之前,很多人就已經了解到溝通的重要性,其實這也是人類最擅長的事:溝通……

 

“Heart” by Keith Haring / 圖片來源: http://goo.gl/ZIWwJF

 

SB: 我也這麼覺得。我去國立歷史博物館看《普普‧塗鴉凱斯哈林特展》(Keith Haring “Multiplexism” exhibition)時也有這樣的想法。在1980和90年代,有些像凱斯哈林這樣的藝術家,認為讓觀眾零距離欣賞藝術是很重要的,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利用一些公共藝術空間來展出他們對於人生、文化、變革、社會、權利……等等的觀點,這些早期的意見領袖讓人們不需透過任何裝置就可以接觸藝術文化。

“Pochoir Tete de Femme” by Fernand Leger / 圖片來源: http://goo.gl/w8dJQJ

SF: 事實上,這麼棒的潮流早在80年代前就出現了!容我提醒你,法國畫家Fernand Léger可說是最早為一般民眾在街頭以及他的工作室展示藝術作品的藝術家,他的想法是:要確保「藝術為眾人存在(Art is for everybody.)」,我真心的認為這樣的想法,比起你用什麼樣的方式或工具達到這個目的更為重要!社群媒體只是工具,到頭來推特、臉書、Instagram都只是將粉絲數量化的「測量工具」罷了,重點不是在於工具本身的功能,而是我們用這些工具來做什麼,我想這也是為什麼藝術擁有強大的力量,我覺得我們不需要去追隨科技潮流,反倒是這些潮流背後隱含的社會變遷現象更值得我們關注。

SB: 說得好,這是真的,在用了推特十年之後,我們現在又有更多工具來了解人們的興趣和嗜好,但可惜的是,我們用這些工具的方式,完全扭曲了現實。

SF: 推特,已經十年了。

 

*對話發生在2016年3月,於台灣國立歷史博物館《普普‧塗鴉凱斯哈林特展》,台灣台北市中正區南海路49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