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企業社會責任

DavidProfile-02專欄作家: David Willson 
David's Beyonder Story
Shoa-Hua Profile-02
譯者:王紹華 Shao-Hua

 

老實說,光是想到要寫這篇文章我就覺得很沮喪。

過去二十多年的時光,我深信企業有能力可以採取有效行動,為我們打造更好的世界。「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若能真正徹底執行,對所有人都會有十分正向的影響,然而,我完全理解這個議題的吸引力必定遠不及餐廳美食評論和明星花邊新聞。

很少有人關注這個主題,畢竟CSR一點也不吸睛,既沒有俊男美女的照片,也沒有令人垂涎的美食圖片,所以這個主題往往被忽視,也鮮少有人討論;這個現象讓我很沮喪。

不過,我仍然會盡我所能,按月寫些關於CSR的文章,老實說,我目前還毫無頭緒,但是我會盡量切題,並把這個主題闡述得誘人一點。

我想介紹一些在CSR方面表現優異的台灣企業和人物。雖然反例不勝枚舉,但是我希望著眼在正向的案例,這樣一些假裝在做CSR、或是沒有相關意識的企業,總有一天會瞭解,「真正的」CSR不僅有利於全世界,同時也有助於企業的成功。

在這第一篇文章中,我只談兩件事:第一,我要解釋我自己和CSR的淵源,讓各位瞭解我撰文的角度。再來,我會說明什麼是CSR、為什麼它對我們每一個人都如此重要。

 

公司企業不過也就是人組成的,而多數人並不會故意選擇做壞事。

 

我在二十五年前首次接觸CSR的議題。當時,我是一間退休金管理公司的CEO,負責公司基金大部分的投資策略。當時我十分年輕,和較我年長許多的同仁相比,我知道自己資歷尚淺,因此,我廣泛涉獵手邊所有的資料,希望藉此彌補經驗的不足。

這時,我注意到一個新的潮流:「負責任」、「講求倫理」的投資。這個潮流倡導投資人不應只著眼於投資報酬,也要深究企業經商的倫理道德,對於破壞環境、對人類有害、或是不道德的企業,應拒絕投資。

我覺得這個論述很好,於是向公司的投資委員會提交了一份白皮書,建議在未來的基金管理上實踐「講求倫理的投資」。我本來有點擔心委員會的反應,幸好後來證明我多慮了。

經過初步討論,委員們紛紛表態支持我的提案。其中,一位董事會成員樂於終止投資煙草公司,因為他的手足死於煙癮;有些成員無法忍受虐待動物的行為,因此決定不再投資有進行動物實驗的化妝品公司;我們也從砍伐原始雨林的公司大量撤資,類似的決策不勝枚舉。

我們不再投資破壞環境的公司,並將數千萬資金轉移至保有企業倫理的公司,結果這樣的策略獲得數萬名基金成員大力支持,也讓我們開始思考我們還能做什麼。

所以下一步,我們開始回頭自我檢視。依法我們需要郵寄給所有成員各種聲明和報告:我們每年寄出上百萬張的紙本資料。即使相關成本幾乎增加一倍,我們決定全面改用環保紙張,成為了當時少數願意這樣做的澳洲金融機構,而我們的成員和董事會亦再次全力支持此政策。

一位較年長的董事會成員告訴我:「我們當然會支持你。我自己也有孫子,而我們現在做的,是給下一代一個更好的世界、更好的機會。現在多花這點錢並不算什麼。」

他這席話徹底點醒了我:公司企業不過也就是人組成的,而多數人並不會故意選擇做壞事。

也許媒體讓我們對大公司的執行長沒有好印象,但是他們也是人,和我們住在同個世界,有小孩或是孫子。如果可以,他們也會盡可能做對的、好的事情。

而這就是CSR。CSR不是公司用來做公關的企畫案--這樣根本就是造假。真正的CSR,應落實在企業文化中、在公司所有的決策執行裡,當有所選擇時,企業應選擇做對的事,他們要可以看著孩子的眼睛,驕傲地說明自己的作為。

從那時開始,我就深信我們應該推廣有責任倫理的永續企業行為。我的焦點主要在環境永續方面,例如在澳洲的學校執行環境永續計畫。

不過多年下來,我也更廣泛地投入企業責任的推動,像去年,我在台灣舉辦了一場非常成功的CSR策略會議,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齊聚一堂,向企業介紹將CSR策略付諸行動的全球成功案例。

 

「利己」的動力不容小覷,因為公司為確保能持續賺錢

 

你也許會問我,為什麼我如此投入?你又為何需要關心這個議題呢?

我認為,CSR是打造理想未來的關鍵,主因有兩個:

首先,我們的政治系統徹底失能。過去二十年已經證明各國政客完全無法處理這個世界所面臨的問題,他們對氣候變遷的議題置之不理(你也許會說:「噢,但是巴黎……」,這和本文主題無關,但基本上巴黎高峰會只是表面功夫);他們對教育改革束手無策、也無法解決貧窮問題,而面對大量物種滅絕、大規模森林採伐、沙漠化問題等等複雜的環境問題,更不用指望政客。

畢竟對政客來說,在權力欲望的驅使下,處理和自己下次選情無關的事情完全不值得,他們的缺乏遠見,往往只考慮到未來幾年的政治生涯、為下次競選做準備。

然而,對公司企業來說,情況完全不同。公司追求的是利潤,只有目光短淺的公司才會只重視短期利益;經營良好的公司通常有長期計畫,努力經營打造永續企業,以確保長遠獲利能力。這種永續經營的計畫,往往需要正視並解決真正的問題,才能幫助企業在未來也能持續獲利。

這股「利己」的動力不容小覷,因為公司為確保能持續賺錢,會努力維護我們的未來,如此他們才會一直有客源。這股動力同時也受到消費者影響,在這個資訊逐漸透明化的時代,對於無心永續經營、甚至會危害我們未來的企業,消費大眾會主動表態反對(至少在西方世界是如此)。想想Nike或香奈兒的童工問題、善待動物組織(PETA)和貂皮大衣等等數不清的案例說明了一切,而沒有成為消費者反對目標的企業,也能從這些例子中學習成為更好的世界公民。

第二個讓CSR如此具影響力的原因,是因為其動力不是來自政府,而是公司行號。這些企業帶動我們的經濟、擁有變革所需的金錢。整體而言,企業的經費遠高於政府部門,可以帶來更深遠,甚至我們可以說,更有效率的改變。

當然,我不是說政府完全無能為力,尤其現在各種影響全球的問題越來越多,政府還是可以扮演一定的角色。我希望透過這系列文章,介紹一些重要的立法單位是如何協助企業和社會,一起為我們和後代子孫打造更美好的未來。

 

在這樣的架構下,我會在未來幾篇文章中介紹一些CSR做得很好的台灣企業,而介紹這些正面範例的用意,是希望可以鼓勵社會大眾監督那許許多多無視於企業倫理的公司,要求他們改善,同時我也希望能喚醒這些公司,甚至進而影響那些正在破壞我們未來的公司,讓他們瞭解到要有長遠的利潤,他們自己需要先做出改變,這不只是為了我們的社會,也是為了公司、股東、以及員工後代的未來。

我希望我們可以向好的榜樣看齊,而不是為了壞的案例感到沮喪。

 

One thought on “淺談企業社會責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