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詩人Carlo哲思寫詩啖生活

 

不知道上一次讀詩是什麼時候了,更甭談寫詩了,眼前這位來自阿肯色州的美國人Carlo JaMelle信手捻來一首《停電》,你很難不提振精神,聆聽他在講什麼。「滴答時針轉,四壁墨若漆,蠟炬獨影照,雙人坐相惜。」簡單諸字,淺顯易表,還符合平仄,怎能叫人不佩服。一深談他來台灣的背景,那份勇氣,更叫人致敬。

 

從教徒到無神論者:東方哲學的啟蒙之旅

 

生在基督教家庭,Carlo原本大學主修哲學,以神學工作為職志,然而求學過程中,長期因為膚色而遭受歧視的環境,讓他開始質疑昔日信仰的宗教,他認為神學無法解決他對於「人生」的根本疑惑,無法幫他追求自我認同。

「美國文化有嚴重的種族歧視,你如果是美國黑人,你就是次等公民,根本不算在『美國人』內。在美國都會區,黑人在社經現實條件下,往往沒辦法和白人住在同一區,惡性循環下人容易產生暴戾之氣。」Carlo談的是當年黑奴弊習依舊影響巨深的現況,這不只是電影中南北戰爭的題材,而是真實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的人文悲歌,兩百年了,歧視,依然存在。

大學期間Carlo決定放棄信仰,而這需要的勇氣遠超過你我的想像。在美國南部信教的人口比例高達90%,他的特異獨行,造成他與周遭環境的隔閡,「信教的大學黑人朋友開始和我有了距離,而在哲學系我是唯一的黑人,雖然常和白人同學來往,但白人難以深入理解黑人的歷史和心態當然還是有距離,所以那時我變得很孤立。不過也是在那時,我開始接觸東方哲學,也多了印度和東亞的朋友!」

在東方哲學中,Carlo對《老子》特別感興趣,老子的思想不僅博大精深,他主要談論「道」以及「道」與個人、社會的關係,相較於西方啟蒙時代的哲學思想,老子的理論都和種族無關,不牽涉到種族歧視的問題。

畢業後Carlo接受師資培訓課程,而後有機會來台教書,決定離開美國,「原本我只知道台灣有嚴重的九二一地震,沒想到一年後我就搬來這個有地震的地方了;起初計畫來台灣待一年就好,沒想到就愛上這裡了。」

他在台灣的時光,不但學得一口流利的中文、能讀《道德經》的原文、學太極、練古箏、寫古詩,家中滿坑滿谷堆放著《六祖慧能》的禪學書、原文版的紅樓夢或西遊記等中國經典小說,簡直比你我都還熟稔中國文學,如今還拿到政大哲學系碩士學位,正在師大國文系就讀博士班,興趣也成了專業。

 

「我們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出世的渴望。」

 

兩年前,他花了一個月上網學習如何寫古詩,甚至報名詩班,不過古詩規定的平平仄仄沒有引起他的共鳴,因為古詩所用的古音有些早已和現代中文大不相同,「既然是現代人作詩,就該有現代人的樣子。」於是他乾脆開了臉書粉絲專頁,以中文名「莊子義」在臉書專頁發表自己做的詩,一起來讀讀著他的詩作《贈李杜》:

 

太白遭謫降紅塵
子美運筆妙若神
仙聖大作天下誦
不才提詩恐無門

 

這首歌頌李白和杜甫之天才文筆的作品,反映的是他心中的出世嚮往。「我欣賞李白,他的詩作完全符合我的心境與理想,他浪漫、俠義,但是他的正義感卻不會出現在詩裡面,他的詩是一種脫俗出世的追求。我想,我們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出世的渴望。」寫詩,成了他和李白對話的渠道,有的時候,也成了他伸張生活正義的社論。

 

像是2014年的太陽花事件,他支持年輕人勇於聲張想法的作為,寫下一首《民聲》:

 

政權源自民
立法棄私心
官場原形現
青年怒有因

 

簡單二十字,不談明確的政治立場,而是以政治的基本定義來探討事件的本質。又因為他的成長背景,我們得以透過詩作一探許多生活中接觸不到的故事,像是這首《六月節》,談的就是美國一年一度的「六月節」,這一天是慶祝非裔美人重獲己身自由、文化及成就的節日:

 

南北交戰宣解放
唯獨德州不甘休
將軍率兵重昭告
奴婢聞風見自由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弗里喬夫·南森曾說:「在人生中第一要緊的,是發現自己。」Carlo從美國到了地球的另一端,試圖尋找、發現真我,不論他找到的答案有沒有滿足他無限上綱的好奇,他在探索義理的過程,也將留下獨樹一格的文學創作。


About Carlo JaMelle

Carlo 莊子義來自美國阿肯色州,就讀北德州大學哲學系,大學時期接觸東方哲學而於2007年來台,取得政大哲學系碩士,目前就讀師大國文系博士班,人生立志精通琴、棋、書、畫、詩、茶、禪、氣功。

粉絲專頁《莊子義百首》:https://www.facebook.com/100poem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