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國插畫家 畫下聽不見的世界

許多人不敢獨自一個人自助旅行,更甭提一出生就全然失聰、只能仰賴唇語溝通,卻又語言不通的新加坡男孩Isaac Liang了。

在我們眼前的他,戴著棒球帽、黑色後背包和圓通通的笑臉,與你我無異,甚至更笑容可掬,看著滿桌的水餃、滷味和牛肉麵,他興奮地猛拿著手機拍照,用不甚清晰但你絕對聽得懂的英文說著:「水餃超好吃!」

 

聽不見?那就用畫的!

 

台灣是他第一個自助旅行的國家,期間他大多待在台南一間主要接待外國人的共同創作空間「Planett星球」繪圖創作,同時也到處踏青、結交異國朋友、體驗從沒吃過的台灣小吃,光是翻閱他手機中的照片就要花上好一段時間,雖然才短短的一個月,對他來說已經是人生中最獨立也最自由的時間了,更意外的是,他的手繪畫作一po上網就深受網友歡迎,短短一個月就多了一千名台灣粉絲。

因為聽不見,Isaac六歲起就用「牆壁」和父母溝通,滿牆都是他彩色筆的創作,也逐漸開發出自己藝術的天份。長大後就讀新加坡南洋理工學院動畫系時,他學會更加細膩地觀察人物枝微細節的動作,再加上他特別敏銳的視覺等感官,讓他的素描作品更加成熟,精準掌握人物神韻,周邊的人也予以不停歇的掌聲。逐漸地,素描、插畫取代了製作動畫的興趣,成為他一輩子的職志,如今他成了童書與繪本的職業繪師,存了一點錢後,他想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更加充實繪筆下的題材。

 

我該踏出舒適圈了!

 

過去父母從來不敢放手讓他自己出遊,曾經到台灣觀光也是和父母一起,當他向雙親提起想自己一個人到台灣時,父母說什麼都不願意,「畢竟學習中文對我來說太困難,來到台灣既看不懂繁體字、也看不懂中文的唇語,爸媽會擔心是正常的。」他很體諒父母的心情,但自己想打破舒適圈的決心太強,誰也擋不住!「大家一直都把我保護的好好的,但是我不可能這樣過一輩子,如果我希望能畫下更多聾啞人士的故事、讓更多人認識我們的生活,那我得多體驗世界一些。」

問他第一天到台灣會不會緊張害怕?他聳聳肩:「不會啊!」「Planett星球」的創辦人陳禹安笑說:「我還想說要不要去機場接他,結果一下子他就傳簡訊給我說他到門口了。」Isaac的善良和體貼更是擄獲眾人的心,沒一下子他就交到好多朋友,大家樂於放慢速度和他用英文說話、請益畫畫技巧,「台灣人真的太友善了!這是新加坡人做不到的。」Isaac發現他之前擔心的一切都是多餘的。

有一次他和計程車司機約定五點到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接他,時間到了,等了許久都見不著人,天色已暗,他開始心急了,憑他的語言能力根本不可能撥話叫車,只好求助路人,遇見的第一位機車騎士安撫他在原地等著,就騎走了,過沒多久,騎士身後跟著一台計程車來到他身前,「我當下感動地快哭了。」

 

這天我們和Isaac吃完晚餐,想送他回西門町的飯店,但他直揮手說:「沒關係,我知道怎麼回去。」看我們臉上依然掛著憂心,他露出「拜託….」的表情,只差沒表我們白眼,然後帥氣地揮揮手離開了,像是張開羽翼的雉鳥,他已經掙脫長久自縛的恐懼,自在翱翔於台北街頭。

一時之間我想起台南人劇團聯合藝術總監蔡柏璋的一篇文章「同情,可能才是最大的歧視?」他提到常人看待身障者會油然一種自以為的憐憫心和同情心,覺得他們可憐、行動不便,所以用較低的標準去審視他們,「或許,身障者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同等的機會和對待。」蔡柏璋最後寫下。

離開台灣後他正在努力學中文,為了下一次來台灣旅遊做準備,Isaac並沒有因為聽力上的障礙而畏縮,他依舊勇敢的踏出舒適圈,快樂成了他的顏料,畫下巨作的筆就在他手上。


 

Isaac Liang

1986年生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学院(Nanyang Polytechnic, Singapore)數位傳媒設計系畢業,專攻動畫。對插畫產生興趣,畢業後轉而加入新加坡插畫師協會(Organisation Of Illustrators Council (OIC) ),成為新加坡城市寫生人(Urban Sketchers Singapore)的一員。想看更多Isaac的作品歡迎點閱他的 Instagram, Twitter, Facebook, Tumbl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