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北寫小說的美籍軟體設計師

 

棒球是我最愛的運動,畢竟我也是個美國人。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台灣人有多瘋棒球。我們美國人是棒球迷?來我給你看,看看我皮夾裡的這張鈔票,你看到了嗎?這上面印的是台灣的世界少棒冠軍隊。台灣人就是這麼熱愛棒球,愛到他們乾脆把球隊印在鈔票上。

 

這段文字截自小說《台灣傳奇(Taiwan Tales)》,這本被台北時報(Taipei Times)盛讚的台灣英文文學作品,引起你往下閱讀的好奇嗎?整本小說中的八篇短篇故事,多是由居住在台灣的外國人以台灣街頭生活為背景所創作的作品,他們各自從事不同的職業,卻都深深熱愛文學創作,更組成社團「Taipei Writers Group」,每隔週聚會一次討論、檢閱彼此的作品,長達五年之久。

其中的創辦人之一,是來自美國德州的Patrick Wayland,曾在加州、矽谷擔任軟體工程師的他,休閒娛樂就是寫作,一寫二十多年,也寫出一番心得來,「人人都有表現自我的慾望,有人唱歌、有人跳舞,而我就是靠寫作。」Patrick說話靦腆內向,他的著作卻多是驚悚、怪誕的類型,果然如他所說,文字讓他抒發了許多情緒和想像,往往一坐下來就得花上好幾個小時、一週多日的寫作量,一本小說少說就得花上一年的時間發想、撰寫、修改、編輯。

 

雖然很花時間,但Patrick樂此不疲,寫作彷彿成就了他這個人,工作十幾年後,他索性辭掉工作、遊歷亞洲、最後落腳台灣,這一切的路途經驗化為創作養份,讓他不再只在舒適圈反覆練習一成不變的生活,而是成為在異國凝聚小說家同好的召集人,「起初只有兩三個人,當時臉書不盛行,我們也不刻意宣傳,到現在我們集結了二十多位來自各行各業的人,證實了凡是真心想寫作的人,就會找到我們。」

團隊中不少人向Patrick請益寫作技巧,他順道分享給我們:寫小說的邏輯是先創造一個角色,為這個角色發展出故事情節,然後建構整個故事,再重新安排故事脈絡。多半他會預想故事的結局,給整串故事一個概要大綱,讓寫作更快更有層次,最近他試著讓自己的文字更快、更精準,直接描寫主角做了什麼事,由他做的事情讓讀者判斷他是怎樣的人,而非冗長地堆砌形容詞來描述主角,為現代讀者營造短又快的節奏。

 

寫完後還得調整六次、七次、八次甚至九次以上,都是非常正常的,「所以好的編輯是很重要的,寫小說不能只是自己寫爽,還得有人幫你校看、甚至討論。」Patrick說明成立社團的初衷,除了聚集同好外,彼此也是很好的編輯,精進彼此的作品,「如今Amazon、Goodreads、iBook等出版網站太發達,人人都可以上網賣自己寫的著作,獨立出版相當氾濫,卻也造成品質良莠不齊。」他再次強調出版小說的品管重要,「大文豪海明威當時背後都有十個編輯在幫他校對了,我們能不和朋友討論嗎?」

至於怎麼樣能創造一個好看的故事呢?他說:「盡情放膽地想像。」故他不建議把主角設定為自己,很容易就局限了故事的發展性,「像我就很常不小心把主角的職業設定為軟體設計師或擁有高科技背景;因為我住在台灣,導致不少小說中的壞角色成了中國人。」他笑著舉例自己常犯的毛病,這樣的習慣有的時候除了讓讀者心生厭倦外,有時候也會寫出只有自己有感、卻不討讀者喜歡的角色。

 

有趣的是,這次的採訪他一律用英文溝通,才知道待了九年的他還真的不太會講中文,他聳肩笑說:「台灣人可能都不知道自己住的國家有多舒服吧?看牙醫只要三十分鐘就可以看好?不用學中文都可以生存?很多人像我一樣原本不預期久待,但生活太舒服,一晃眼就十年了。」聽著他滔滔不絕地分享經歷,忽然心都寬裕了起來,看來世界之大,只要專注想做的事情,總有屬於你我的地方,許多假想的不可能、對現實的不滿,似乎也沒那麼無奈了。


 

Patrick Wayland

出生於德州,Patrick於1995年畢業自德州大學聖安東尼奧分校。在矽谷為高科技產業服務多年後,他到了香港與台灣學習語言。目前Patrick定居於台北,並投入業餘時間旅行、創作長篇小說、遊走在科技與文化之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